弹丸论破 正确的表白方式

“居然我这种肮脏的渣滓也能得到你的喜欢,还被夸赞了美丽不日向君肯定是出于宽容,但是面对我都能勉强说出称赞的话,日向君的心胸简直和佛祖一样呢。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超级开心!呐为了能在日向君脑海里留下最美好的样子,现在就去死吧?”

狛枝凪斗环臂抱住自己,脸上飘露红晕,露出了幸福又病态的痴态。毫无疑问这家伙是个病气系,而且在妄想这条路上越走越远,随便说句话都会被他过度解读到让人头疼的地步。就像现在,只是随口说了“狛枝的头发颜色真漂亮呢”就闹到想要自杀的地步——日向创揉了揉头发,苦恼起要怎么打消自己恋人迫切的自杀欲望。

他毫不怀疑狛枝真的会因为他一句话去死。对于他的恋人,这个行动力卓绝的疯子他一向抱持着最大的信任。想想看,狛枝凪斗可是得知了修学全员是绝望残党就激烈地杀死自己,同时要拉所有人垫背的家伙。

“刺死绞死这类使用武器的会留下痕迹,弄坏了日向君喜欢着的地方就不好了。果然还是毒杀吗?可是露出了恶心的表情不就不能给日向君留下美好的样子啊。唔唔,冻死的话可以较好的保留尸体,而且因为遭受的痛苦不大表情也不会太狰狞——”

已经在考虑实行方案了吗,如果在人际交往方面有这方面一半、不十分之的干劲就不会被所有人当做变态,相应未来机关也就不会那么忌惮他几次提出隔离的提案——日向想到这里也只能叹气,他干脆放开笔往电脑椅后靠。

“我说,死掉你就满足了吗?”

“嗯,理论上是这样的呢。我最美好的一面会停留在日向君脑海,并且会因为我的死绝不会遗忘。换句话说,我会以最棒的状态活在日向君记忆里,到死为止都会被好好爱着呢……真是,最高的幸福!”

“口水流出来了。”日向从胸前的口袋拿出手帕递过去。捧着手帕的狛枝却留下了更多口水,看来适得其反了。

“被我记住最美的样子一辈子也不会忘掉的死掉,这之后我遇见别的美丽的人,我会忘记对方最美的样子和他度过一生。这样的结局你满足吗?”

“没错,我就是这样想的。日向君能理解真是太好了,这样真正的幸——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胸口好疼……简直……像嫉妒一样。搞什么我这样的垃圾在嫉妒日向君未来充满光辉的妻子?不知好歹也要有个限度啊!粪坑的虫子哪里有资格去嫉妒——”

“狛枝。”日向露出了进屋来的第一个笑容。“要不要试着更贪心一点?”

“……日向君?”

“不仅是活在记忆和我的现在,把我的未来也占据怎么样?”

手指隔着衬衫点在狛枝的左胸。日向的手比狛枝暖和得多,就连指尖也有融融的暖意,轻微的热量渗进胸口,裹住跳动的心脏。

“我是虫子!垃圾!只能作为垫脚石的我我我没有资格,不对根本连踏脚石的资格都没有!”

“资格这种东西我给你就好了。”

了解了狛枝凪斗这个人后就明白自己选择的道路比俄耳甫斯去往冥界的路更加困难,先不说对方那可怕的运,光是本人对于希望的执念和扭曲的三观就够头疼了。但是也正因为如此,选择了握住狛枝手的日向也比谁都执着于让狛枝凪斗幸福。

神明也许是为了给双方可以被剥夺的“宝物”才让他们相遇——除了幸运什么都没有的“不幸”,另一个甚至连存在都被剥夺的家伙——却拥有了彼此。假如再次剥夺掉他们拥有的东西,肯定会露出不得了的(绝望)表情吧?就算如此日向也想去感谢这位恶质的神明。

伸手接住扑过来的狛枝,日向呲牙试图把身上的人换个不会压到他肋骨的位置,却被对方紧紧抱住。

“日向君有觉悟了吧?让我这种家伙产生活下来的欲望……承受的不幸一瞬间毁掉你也不奇怪哦。”

“啊。”

“原预备学科、超高校级的绝望,现未来机关成员日向创,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那个称呼我拒绝。”

……

“狛枝你重死了快起来。”

“日向君你是肾虚吗连我都抱不住。”

“抱不住一个身高和我差不多块头也不比我差的男人真是抱歉?”

“区区日向君在说什么呢,差别当然在胸围和○啊。”

“住嘴。”


END.

——————————————————————

想写受宠攻的故事……那种旗鼓相当让你攻是宠你的故事。

嘛,日向君真的男友力MAX啊,超级适合嫁的呢(口水

评论 ( 2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