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藏阳

*剑道

*隐晦r1 8

*含有3p要素

————————————————————————————

但凡是个活物,拘久了多多少少会磨掉性子,学着和人亲近。笼子越小关得越狠,越是容易撩拨。好像我小时候,碰见个喘气的能高兴半天。

我是养在院子里长大的,说是幼时落下的病根,几乎算是半个先天不足,义父费尽心力总算不让我病死。

因此我多见的就是清清静静一方院落,桃枝浅粉草木静谧,极偶尔有师兄师姐悟剑路过,明黄颜色也是一晃而过。虽说义父和我住在一块,但他极少回庄,大半时间在南屏议事,朝夕相处的反而是院里侍奉的哑奴。

直到我发现院子里还藏了个人。

说是藏也不对,玄铁镣铐加身又下药封了内力,怎么...

看见喜欢的人将感到全身疼痛的病,接触越近越痛,但是皮肤接触疼痛感会消失。

痊愈药物是试管玫瑰。

放在柜子里的苹果烂掉了。

红色的表皮布满黑斑,皱缩得小小的,软烂孔洞流出脓水。

胶带和盐也没有办法保存啊。放到冰箱更好吧。

现在用来招待客人,还是扔给流浪狗都行不通,得想办法在妈妈回来前处理掉。

冰箱里放进了新苹果,这次一定会好好利用,那就来做派吧,放很多很多的柠檬汁,蒜和白胡椒粉也是必备的。

烂掉的苹果已经没用了,要装进黑袋子,变成不存在于垃圾分类的垃圾。

连同派一起放进柜子。

囫囵吞下无人打扰的静谧,做了个没有苹果和蛇的美梦。

卡文卡到死,废稿一千多

好想坑文啊(陷入混沌恶

收到了一封情书。

武断地将其判断为情书也不太好,虽然外在是粉色布偶猫,手腕抖落间却是数十张红笔圈画的相片。

用来表达“喜欢你”这类心情已经过激了,当做人身安全的威胁,又无法解释相片背后的绵绵情话。大家嬉笑着当做恋爱插曲,作为当事人的我怎么追问也得不出结果,从此活在惴惴不安中。

是比都市传说的鬼影和shadowman更可怕的故事呀,大家为什么还笑得出来?难道我做了对不起谁的事情,要被犯人一样盯着?

我想不出原委,只能独自吞咽苦果。我不敢一个人出门,我不敢在家外的任何地方呆到天黑,我删除了网络上所有的自拍,我拉上窗帘缩在被窝,我开始尝试安眠药。

粉色的布偶猫信封,再次出现在星期二的我的鞋...

FGO 迦勒底与裙子

*男高梗

*玩坏的咕哒君女装

———————————————————————————

“所以说,Master想试试女装吗?”

藤丸立香听到这话懵了,他回头再三确认说话的是德鲁伊库丘林而不是阿斯托尔福,有一瞬间他甚至有“理性蒸发是可传染的吗”的想法。

“不是,我说那个,”立香的舌头打结,“Caster你为什么问这个?”

“也许是脑子终于烧坏了吧。”

一边的红衣Archer嘲讽道。Caster不以为意,随意摆摆手。

库丘林:“就是裙子比较方便啦,上马和打架太紧容易扯到,紧身衣虽然没问题,天气一热也很麻烦就是了。”

红A:“唔活动性这方面确实是,但是野外还是防护性更重要吧,裙装可遮...

浮冰7-8

1-2  3-4  5-6 7-8


*弹丸论破2 狛日

*r18和强迫性注意

*搞事的不是狛枝是作者´_>`

——————————————————————————

7.

私立希望之峰学园,以培养社会各领域顶尖人才为目标,被政府所认可的私立学校。创始人神座出流毫不愧对天才之名,承其遗志,希望之峰的学生皆有代表才能的称号。

总而言之就是从学生到毕业生都只能用奇迹形容,堪称奇迹聚合地的学校。

不过一切光鲜背后必有财力支撑,集中培育天才们的所需,单个拎出来就可以堪称天文数字,象征性收取的学费只能说杯水车薪。

为此学校只能另...

弹丸 北极燕鸥记录

那是在大西洋北部的某个小岛的事情,每年8月数以千计的候鸟将从这里出发,它们随着太阳直射点南飞,跨越整个大西洋,在温暖的南半球渡过冬季。我的任务对象是岛上的北极燕鸥群,整个夏天我都守在繁殖地记录它们的种种行为。

而注意到其中的某只雄性单纯是因为它的求偶对象,它在向一只雄性旅鸫求偶。

鸟类中同性恋并不少见,我观察的燕鸥群里将近三分之一的家庭是两只雌性燕鸥,但我奇怪的是它为什么会看上体型小毛色也更暗淡的旅鸫。照理来说这种群居的白色水鸟极端排外,遑论岛上旅鸫的栖息地几乎在它们对角线。

不过好奇心只是让我多看了几眼,鸟类的大脑本来就不大,激素水平和本能就可以说是它们行为的一切了。我也不可能抛下工作...

*狛日短梗

*姑且算……R?


孩子稚嫩的声线不含恶意,似乎伴随了几声轻笑。落在日向耳朵却让他被开水烫了似得,克制不住的打抖。

“日向哥哥,小狗总是喜欢叼着自己尾巴,把自己盘成圆滚滚的一团。我觉得很可爱呢,能请大哥哥也含住我的尾巴模仿吗?”

头顶抚摸的力度恰到好处,孩童的白生生的大腿晃荡眼前,宽大的裤管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日向跪在地面身体前倾,视线可及处洁白的小腿一晃一晃,洒落在背后的夕阳平稳又温柔,一定是无比美好的模样。记忆里下午斜阳的余晖无限拉长涂抹,世界都被映成朱红和橘色的暧昧渲染,唯有孩童的肤色透着病态的白。

翻了收藏一个半小时,发现喜欢的太太删文退坑了,现在在想要不要把看中的文复制打包下来,赶在再有瑰宝消失前抢救一把。

1 /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