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队 7.3致围巾

应该是生贺却拖到了现在_(:зゝ∠)_

总之 @P ZQAE TQR 迟到的生快www

———————————————————————————————


我的部长,愿实大人,在7月3日我上任的第一天,变成了蓝色的史莱姆。


现在的迎新玩笑都这么可怕么?!还是随机抽取的整人事项?!


我差点跪倒在办公桌前,觉得人生一片灰暗。在分部我的成绩是优良,但是在总部我就是一文不值的杂鱼,要不是因为总部木樨大人的逃班出现空缺,我连暂时任职增加资历的机会也不会有。但我还是完全不懂分部长为什么要把我从鸡头拎到凤尾。

难道是害怕我太过突出的表现夺走了分部长的风采吗?

不不不一定是我太龌龊了,浓眉大眼络腮胡子的淳朴刚健大汉风分部长不会有这个智商的,他一定只是为了锻炼我的工作能力和心里承受力。

这种纯天然的爱(恶)意更让人无法应付,果然我还是装死吧。

我还没倒下,黏糊糊的愿实大人就拖着一条透明的粘液线来到我面前。

“杂鱼,我饿了。”

愿实大人用不知道退化成什么的声带发出了擤鼻涕一样黏糊糊的声音,还是重感冒的清鼻涕。不过我完全没心情纠结细节,被这样对待哪怕的确是杂鱼(重音)也是会生气的哦?

“愿实大人。”

我深吸口气,嘛,在BOSS贱如狗的本部我很弱,但是LV1的史莱姆也是可以轻松干掉的哦?还是别太小看我比较好,我可是保持着中BOSS的尊严才从训练里活到现在的。


“……抱抱抱歉我这就去厨房!”


我对自己的表达能力绝望了。

说出口的是完全违背本意的话,明明想要回嘴却变成道歉什么的……貌似就是这样莫名其妙成为分部的老好人的。

才不想要这样的名头啊!

内心陷入沮丧的我僵在原地,愿实大人终于蹭到我脚边,果冻一样透明的身体凉丝丝地贴着小腿。

“快去嘛快去嘛我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杂鱼杂鱼杂鱼杂鱼杂鱼给我点心——”

“嘤嘤嘤快点投喂我我好饿!”

……

走出办公室外我都是懵逼的。

我,被(shi)愿(lai)实(mu)大人,蹭了。

怎、怎么办?!史莱姆大人好萌好想养!

捂着发红的脸,我内心飘满了粉红的泡泡,哪怕是记不清去厨房的路也不能阻止我的好心情。顺便找不到路可不是我路痴。

本部的道路是可移动的,加上定期更换所以也没有地图一说,整个本部的房间和通道就像是随意拼搭的积木一样。

估计要浪费很多时间在找路上了……


“哟,亲爱的爱丽丝小姐。你是迷失在了7月3日的甜美梦境了吗?”


我有读过童话,但是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阅读,书本对于我来说只是因为需要才去翻阅。不过这样富有风趣的搭讪还是会让我心生好感,前提是我能听懂那些风趣的小故事。

“请问您知道厨房怎么走吗?愿实大人想要吃饭……”

接下来的话被我吞掉了,因为太震惊的缘故。

巨大的,碧绿色毛皮的兔子出现在我面前。更正,不是绿色的皮毛,而是背部附着了生长旺盛的青苔和藓类分辨不出原色的皮毛。

那只立起来一人高的兔子费力地用两只后腿站起来行了个绅士礼,整个过程左眼架着的单片圆眼镜纹丝不动。

“当然,请跟我来吧。”

我愣愣跟在兔子身后,慢半拍才反应过来。

“诶诶诶?请问您是?”

“虽然很想说‘拯救公主的王子’之类的,不过太老套了,我一时又想不出什么有趣的称呼。嘛,我是行政部部长太医哦小姐。”

不不不,你完全可以说自己是三月兔或者流氓兔我不会怀疑的。不过行政部部长这样到处跑真的可以吗?虽然这位大人还挺随和的……

算了,这不是身为杂鱼的我该考虑的。我还是老老实实在史莱姆、哦不愿实大人手底下干活直到木樨大人被抓回来就好。


“那么祝小姐你有个愉快的早餐。”

“谢谢,太医先生也是。”


终于来到厨房的我呼出一口气,一开门,摇摇欲坠的世界观发出了支离破碎的惨叫。怎么说呢……巨大的抹茶口味的pocky在吃抹茶口味的pocky和绿茶口味的pocky。这句吐槽下来我几乎分不清主谓宾语,没办法直视这边我只能转向另一边——规规整整打着黑蝴蝶结的企鹅一边扇翅膀一边企图把锅子砸到抹茶pocky头上,只可惜一个没中。再边上的白头海雕咂摸着嘴,边看戏边从爆米花桶里叼颗走,时不时嗟口果汁。

发、发生了什么?!

我目瞪口呆中,最边上的白头海雕张开三米的翅膀一扇,轻巧落在我面前的……锅柄。

“哟~新人吗?”

“嗨、嗨!我我我是安全部暂调人员!任职分部SY5445!”

“诶?说起来行政部最近是受理了……嘛有时间记得去情报部那边备个案。”对方边说边探过头来打量,我屏住呼吸,弯钩一样的鹰喙总让我有种撕裂皮肉的钝痛。不过利爪也好,弯钩的喙也好,说到底鹰就是种大型食肉猛禽吧。

“放轻松放轻松——你看起来还不如那边那家伙好吃。”

我猛地抬头,撞在那双翡翠绿的鹰眼里只觉得温柔。

“抱抱歉……”

“所以说老鹰什么的外形太严肃啦,吓到人我也很苦恼啊。”白头海雕歪着头,俏皮地眨了眨眼。“嘛作为补偿我带你去找吃的好了,现在不是饭点,找到厨师藏的食物还是需要点技巧的。

“顺便我是行政部的Koro,那边那个绿色pocky是暗杀部的Pocky,企鹅是行政部的林柒。”


“不好啦!!!”


厨房门被砰的撞开,粉红色的跳跳虎跳了进来?!

“BOSS玩脱了,Koro林柒解没快去帮忙!”

利落的女声从跳跳虎口中吐出,一旁的Koro先生一听就张开翅膀呼啦飞出了厨房。pocky、我是说解没先生紧随其后窜了出去。

“袋鼠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大家不是变成了各种生物吗,然后BOSS接受不了自己变成了毛毛虫打算跳三毛的鱼缸,可是毛毛虫不会游泳啊!但是赶到的大家暂时也是不能下水的动物,只能看着干着急。”

“哦真是够了……”

企鹅先生低头把短小的翅膀拍脸上。

“那边有Koro应该没问题了,但是战队里很多人从变身起就失联,所以目前正在组织人搜救。那这附近拜托林柒了!”跳跳虎鞠躬,“还有你。对,你应该是今天上任的安全部的新人吧?总之也请你帮一下忙。”

“可是愿实大人要饿死在办公室了……”我弱弱举手。

“我去送饭,新人你跟着袋鼠去搜救。”

企鹅拍板,想了想也没问题我就跟着袋鼠小姐走了。期间被科普了不少关于战队的内部规则,也算是上任第一天的大丰收。


“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袋鼠小姐这样跑来跑去才比较累吧,我这样不算什么。”

“哎嘿嘿~那等事情解决,我叫大家来开迎新会~”

“可是我只是暂调……”

“在这里就算战队一员嘛,别见外。等会儿见www”


目送袋鼠小姐一蹦一跳的身影远去,我握紧拳头。

是非常非常温柔的女性呢。

我深吸口气,敲响了自己第一个目标的房门。

“请问围巾小姐在吗?”

“……”

“那个,紧急命令要求全员集合,请您尽快准备。”

“……”

“……阿诺,打扰了。”

用终端接通门口的面板,在紧急指令下门房虹膜锁解锁、声纹锁解锁、指纹锁解锁,在‘咔’一声锁芯弹回后,我推开了门。

“打扰了,围巾小姐?”

“砰!”

黑暗里火光一闪即逝,木制地板上弹痕正在我脚前不足五公分。我倒退一步吞了口口水。

“围、围巾小姐?”

门后的黑暗里一片沉寂,突然显现出一个消瘦的人形来。对方赤着脚悄无声息出现,整个人裹在驼色风衣里,扣子是胡乱扣的露出底下白色裙子的一角。但是冲着她手上那把枪我就决不敢把她当做什么无助的小女孩。

我低着头把双手举高,一步步后退。期间我能感觉到枪口还是对着我,冷汗不住地顺着脊背往下滑。

“抱歉围巾小姐我无意冒犯,只是紧急命——”

这次在我脚下的不是弹痕,而是突然倒下的围巾小姐。在短短半天里我再一次的懵逼了。

这这什么情况?!

呆了半天,最后我把枪丢开,一把扛起围巾小姐在肩上冲向袋鼠小姐说过的医务室。


“幸好来得早啊,不然尸僵之后还要难办。”

“尸尸尸尸尸僵?!!!!!”

“你没发现围巾变成僵尸了?就算没发现瞳孔扩散也看不出吗?”

“……”

对不起啊虾桑我怂逼地低着头连脸都没敢瞅啊。

苦着脸听着对面的龙虾先生挥着钳子,说一定要开个生理卫生课布拉布拉,我偷偷分心看着躺着病床上的围巾小姐。

脸小小的,一半盖在被子下。黑色头发如水般丝丝缕缕流泻在纯白的枕头和被单间。驼色风衣盖在被子上,据虾桑说围巾小姐警惕心很重,要不是这样绝不会安然在医务室睡着。标志性的淡青色大围巾我也把它叠好放在围巾小姐枕边。

“……围巾小姐很瘦呢。”

虾桑顿了下,两根须须甩了甩扭头看了眼病床叹息。

“围巾桑啊,刚进战队就是瘦瘦小小的,现在还比以前稍微好了点,不过精神分裂症还是一如既往。”

“诶?”

“干这行的脑子都有点问题……嘛,别看战队里的人那么欢脱,大家或多或少都需要定期治疗。”

“是这样啊……”

“不过你说你进了围巾桑的卧室?”

“嗯?”

“也亏你能活着出来。”虾桑用钳子敲我的头,“好啦,闲话就到这里,等下跟我出趟急诊。暗杀部那边听说出岔子了,估摸着要跑一趟先做点准备。”

“虾桑真是战队良心啊。”

“谁叫那几个家伙老是翘班……啊啊啊我果然还是辞职回老家种瓜吧!”

……

我提着医疗箱,在门闭合的缝隙里对上了一双松绿石似的眼睛。

晚安。我用口型说着,关上了门。


“真是热闹啊——愿实大人?”

“那是单日!不堪堪似谁足子的!”(那是当然!不看看是谁组织的!)

愿实大人一边塞着肉,一边含含糊糊地回答。不过真是奇了怪,史莱姆透明的身体居然看不到食物,莫非是一进入就被消化了吗?

我揉着愿实大人,在对方“要吐了”的惨叫里恋恋不舍地放弃了观察。

另一边无数动植物正在展开新一轮的大战,据说谁抢到BOSS叼着的球就可以获得一个月的公费休假?嘛,总之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陆地跑的、土里长的都参加了,战场一度从鱼缸挪到草坪。

不过最意外的还是沾了水的BOSS居然变成了龙,看着在天空里扭成麻花的红色身影,袋鼠小姐在旁边感慨。

“还不如毛毛虫可爱啊。”

我点头附议。右肩就被拍了拍。

“诶?围巾小姐?!”

淡青色裙子的围巾小姐在我身边,举起了笔记本。因为变成了僵尸又没有及时治疗,所以围巾小姐的声带坏掉了,虾桑说再晚些可能听力都保不住。

【今天谢谢你。】

“没事没事~而且救援是袋鼠小姐组织的嘛。”

【关于我房间】笔顿了顿。【很抱歉,但是别再靠近了。】

“嗯,我知道了。那个人对于围巾小姐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是的。】

我笑着上去虚抱了围巾小姐,就算这样她身体一瞬间的僵硬我也感觉到了。

“愿实大人说今天是围巾小姐生日呢,嘛,生日快乐!”

围巾小姐点点头,又把头低下去。因为死亡而扩散的绿松石色的眼瞳异常的温柔,如同平静的海洋。

吃饱了的愿实大人跳到我怀里,沉得我差点没抱住。天啊愿实大人你是吃了多少!

“生日快乐围巾。”

【……谢谢。】


“木樨这个笨蛋!!!!!!”


诶?又发生了什么?

我习惯性地转头,看见翼尖滚着金边的海鸥腾飞起来。几秒种后终端自动开启,白色海豚的像素跃上屏幕。

“战争模式开启。解药将会分发至各位房间,稍后任务资料将发送。”

“重复一遍。战争模式开启。解药将会分发至各位房间,稍后任务资料将发送。”


END.

评论 ( 29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