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冰5-6

1-2  3-4  5-6  7-8

*弹丸论破2 狛日

*久违的更新

*赶上死线不禁为自己的勤奋留下眼泪

*完全把狛枝写成缺爱空虚少年了(土下座)不过他马上就搞事了

*傻白甜的创君真可爱

————————————————————————————

5.

睁开眼,白花花的天花板晃眼睛,日向眯着眼花了五秒种清醒过来。

这是狛枝家,也是自己寄住的第五天。

他爬起来去二楼洗漱间,碰巧狛枝正在用,日向推门进去对方正好在刷牙。

“房间水管漏了。”狛枝叼着牙刷说话含含糊糊。

“Lucky君急的话可以先用厕所,不用在意唔啦。”某个白毛指了指里面。日向想了想都是男孩子也没必要避嫌,自己也懒得憋着下一楼,干脆的推门进去。

二楼的洗漱间并没有单独隔开马桶,两个人背对着,日向有些不自在,便速战速决提上裤子。

狛枝扫眼镜子,把湿毛巾拍脸上。

洗漱后日向下楼,狛枝比他早已经先行下去,桌子上是热好的面包和牛奶。

“你还真热衷西餐啊。”日向吐槽。

狛枝耸耸肩。日向拉开椅子坐下,简单的加热工作狛枝还不至于整出什么幺蛾子。

吃到一半狛枝突然开口:“哦对了,等下我要上学,水电工人来了就麻烦你了。”

日向:“……啊好。”

狛枝:“唉虽然我的发言确实不堪入耳,但是Lucky君发呆的次数还真打击人。”

日向连忙反驳:“不是那样啊。就只是、只是……”

狛枝:“嗯?”

日向:“那什么,听到你说上学……适应不过来。”

“噗。”白发青年笑起来,眉眼弯弯,色素浅薄的人笑起来也浅淡。“学生要上学很正常吧。不过之前放假太长,想起回学校还有点绕不回来……也不怪Lucky君。”

这么一想还真是,虽然一个人生活但狛枝还是学生啊,会要正常上下学,和前辈或者后辈参加社团活动,午餐和朋友一起享用便当——

“不准备便当吗?”准·和食派日向问。

狛枝起身:“学校有食堂,而且我也没有带便当的习惯。嗯我吃饱了。”

日向:“路上小心。”

作为回应,狛枝凑过来揉了揉日向的头。日向一巴掌打掉对方的手。

“真冷淡啊。明明电视里这里都很温馨打高光的。”不知道是抱怨还是作弄的口吻,经过这两日相处日向或多或少也察觉了狛枝的恶趣味,他单纯是想看人窘迫的模样。

日向:“少看电视多读书。”

完了补一句:“特别是偶像剧。”

狛枝:“嗨嗨,麻烦还是给点温情戏安慰一下莘莘学子。”

日向盯着狛枝看了好久,总觉得狛枝今天哪里不对。不停打量下狛枝还是笑着,半弯腰看坐在椅子上的日向。日向没辙了,他咕哝一下伸手去抱狛枝,拍拍那头白毛接着抽回手。

“早点回家。”

这一串动作做得流畅自如,真像生活了很久的家人一样。狛枝没有反抗,兴许是愣住了。维持着弯下腰被抱的动作,狛枝沉默一会说Lucky君真狡猾,一边又对着日向小声道谢,看来意外是对直球没辙的类型。

日向:“没什么。还有你是不是快迟到了?”

目送狛枝出门,日向砰一下倒桌上装死,说真的他觉得羞耻的不行,不知道自己原来的生活习惯,但本能上他对亲密的接触感到害羞。说不定失忆前家里偏传统吧,威严到不苟言笑的父亲,会在深夜送上热牛奶却极少说爱的母亲,肯定还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日子一成不变却足够过一辈子。日向甩开多余的念头,爬起来收拾餐具。

真想快点想起来。

与人的相遇、经历的情感、看过的景色吃过的食物,记忆构造人格,细碎的小事组建记忆,想要确切了解自己是怎样的人,而不是通过无意识的细节推敲。

抱着洗衣篮去阳台的洗衣机,里面是两人换下的衣服,虽然狛枝没有明说但是日向还是很自觉地做些基本家务。毕竟衣食住都赖着别人,再不做点什么就说不过去。

衣物和床单分开洗,更细些的日向就不清楚了,一股脑把衣物团吧团吧丢进洗衣机,估摸着倒洗衣液再按清洗,基本算是完成。

接下来是打扫,狛枝一个人住房子却意外的不乱也没有积灰,普通用吸尘器打扫一下就好。据本人说有定时请钟点工——总之出钱的不是日向。

吸完灰桌子擦一下,垃圾分类打包预备在回收日丢,总之打扫着打扫着就是一上午,午餐干脆拿昨天买的三明治凑合过。空余的中午日向把昨天收集的资料一一整理核对,圈画可能用得上的地方。

慢工出细活,日向也不指望自己能突然想起来,总之做好手头能做的,尽人事听天命。

下午三点半准备晚餐,外卖被(日向一票)否决,狛枝做饭这一选项压根没出现,自己硬着头皮上吧。日向安慰自己,说不定自己意外的有天赋呢。

嘛说是这么说,切土豆和鸡肉的时候还是几次差点切到自己,洋葱呛得日向眼角发红,不住的打喷嚏。要命的是日向还顺手揉了眼角。

嗯,真·辣眼睛。

洗手间回来开火放油,锅里噼里啪啦炸起来丢鸡块,等到肉翻炒得有些金黄,再放切的大大小小的洋葱土豆胡萝卜一起翻炒。一时食物香气弥散,不断用锅铲翻动防止蔬菜和鸡肉夹生,顺说锅铲也是昨天购置,侧面说明狛枝的料理技能是个迷。

鸡块的边沿是诱人的金黄,胡萝卜和土豆暂时看不出特别的,洋葱已经软趴趴的冒着香气。日向就倒入之前烧好的开水,一锅食物沉沉浮浮,随着烧开的水花咕噜噜翻滚。很快土豆和胡萝卜也变色了,洋葱这时候几乎透明。掰入咖喱块,日向换了勺子搅拌加速溶解,褐色汁液包裹住蔬菜和鸡肉,咖喱的辛辣香气立刻勾起人对热腾腾食物的渴望。

日向这时候他才想起预计要加的青豆忘了。

现在丢进去来不来得及啊。

日向犯了难,还没等他纠结出个结果又想起早上洗的衣服现在还没晾出去……啊说不定他失忆也不是偶然呢。

他又急忙忙抱着盆衣服往阳台上冲,晾了还没两件厨房又传来轻微的焦味。

狛枝一进门就看见日向拿着晾衣杆往厨房冲,闻着咖喱味他猜出了大概,理智地从日向手里拿过衣杆,狛枝放下包去晾衣服。

看着日向先前急匆匆套在衣架上的咸菜,狛枝叹口气,认命地收下来抖平整重新晾上去。

一件件弄平整,到自己的外套时一抖一只钢笔摔在地上,破裂的笔胆处慢慢渗出碳素墨。那件外套左口袋的一大片都被染黑了,估计是不幸掉进口袋给洗衣机搅了一遭。抖开剩下的衣服,属于狛枝的无一例外都有或多或少的墨痕,日向的则清清爽爽。狛枝见怪不怪,拾起钢笔和衣服出去了。

端着两盘咖喱放在餐桌,狛枝已经坐好等着。

狛枝:“我回来了。”

日向:“嗯,欢迎回来。”

日向:“咖喱有点焦而且煮多了……”

“放进冰箱能保存吧。”狛枝一脸真诚:“能有人愿意给我这样的人做料理已经很了不得了,虽然本人连野狗也比不上,不过还请务必将残羹剩饭留给我。”

日向:“……”你是不是有病啊?日向把这句话吞回去。

日向:“狛枝你开心就好。”

说的人不置可否摊手,拿起勺子说句我开动了。日向也跟着说了。

虽说是微焦但是咖喱辛辣的味道还是很好的盖过去,肉和蔬菜也没有变味,日向吃了两口觉得还可以。这头狛枝吃了一口微妙地停顿了,接着进食的速度明显变快,一盘吃完了又盛了满满一盘。

看对方吃的行动完全想不出这是速食咖喱,日向看着狛枝细瘦的胳膊腿心情复杂,觉得他果然被黑暗料理祸害惨了。

“Lucky君?”狛枝叼着勺子在日向面前晃手,他刚才话说到一半。

日向立马回神。

“抱歉走神了……想着什么时候去第一次见面的小巷看看。”

狛枝挑眉。

日向有些局促:“想着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说不定有落下什么,本身也有可能有特殊意义。‘说不定一下就想起了呢’我是这样想的,虽然很任性,不过想请狛枝你带我去。”

狛枝瞟了日向一会儿又收回视线:“不哦,Lucky君说的一点没错。我今天去看过了,附近经过的人不多,明天下午上课的时间人会更少吧。”

说着他笑起来,笑容清爽无害,语气也是真心实意在为日向打算:“正好幸运的研究也告一段落,明天整个下午都是空的,手上也正好有双人餐特价的券……唔中午去外面吃怎样?Lucky君能吃甜点吧?”

“甜点吗…不知道。”日向如实回答,确实他连喜好都忘了。

狛枝:“试试好了,我也不是很能吃甜的类型,安心吧。不过Lucky君搞不好是甜党?”他说着眯起眼笑:“千万拜托玉子烧请做咸的。”

日向非常诚恳:“好的会放背脂和糖的。”

“Lucky君——”


6.

【舞子酱 登入聊天室】

【春日小姐的惊愕:天知道学校搞什么要封锁学院,拉下四天的课程补到现在还差好多。】

【ZLL:嘛嘛,想想本科那群大少爷小姐也被赶出来hhhh我能笑一天】

【Jabbe.W:对外消息不是暴雨造成校舍损毁吗?】

【春日小姐的惊愕:骗鬼哦,校舍修复用得着保安处全体半夜出动,探照灯都开起来了,附近居民差点投诉。】

【蛋糕玛丽:学校干了什么亏心事吧。还有学姐,上周小巷看到的帅气男生的照片务必发我一份!拜托了!】

【春日小姐的惊愕:OK回发。聊天室里有人知道具体情况吗?】

【ZLL:别想啦,那天暴雨提早下课。】

【Salmonberries:我认识一个学长,他经常会留到半夜,那次他没带伞,正好留下等雨。】

【Jabbe.W:来源真实吗?】

【Salmonberries:我没必要说谎,大家同为最底层,没有欺骗彼此的意义。】

【Salmonberries:而且说实话我不满学校的作风很久了。】

【Salmonberries:学长不肯多说,只透露学校在找什么东西,具体没敢说太多,但看现在应该找到了,毕竟善后工作都做的那么完美(笑)】

【舞子酱:确实,人员流动大了许多。】

【Jabbe.W:这么说来……就我所知班里转走了一个,隔壁班两个。春日你那里也是两个?】

【春日小姐的惊愕:四个,每班一个。反正又把我们当猪仔哄,每年收那么多钱也没见公布用途,搞不好去做人体试验了】

【蛋糕玛丽:喂喂学院七怪谈不需要增加一个怪物啦】

【ZLL:不用增加。不是早养了一群】

【春日小姐的惊愕:是啊,我们学校可是养了一群怪物w】

【蛋糕玛丽:wwwwwwwww】

【提子:www怪物们】

【MONO:wwwwwwww】

……

【舞子酱 登出聊天室】


比起一无所有,不上不下的半吊子才让人头疼,好一点的不够,差一点的自己又看不上,最后只能是自我厌恶。

看着床上的纸袋,日向又觉得脸上热度上涌,进店尴尬又手足无措的傻样一定让人看了笑话。囊中羞涩的苦楚伴着购得心仪物的喜悦相互交织,但是想到礼物背后的偿还意味,日向终于扬起笑意。

想着“不愿收房租的话,那就买礼物回赠好了”,日向开始翻阅网上的招工资料。

除去家务时间能接的打工本就不多,特别他没有身份证明——不如说店主好心过头,什么人都敢收,不过托福日向总算有了临时收入,日清的工资制度也带来了很大方便。

他再次看向床上白底粉边的纸袋。

现在他们应该算是朋友……吧?

虽然总是笑眯眯的什么也不在乎,但是是日向醒来后,第一个对他释放善意的人正是狛枝,甚至到现在仍然受其恩惠。

怎么说呢……可能有点雏鸟情节,但是日向非常真诚的、打自心底想和狛枝成为朋友。

不仅是现在这样,希望恢复记忆后也可以挑剔狛枝的厨艺,哪怕会被对方反喷脑子不好使。午休聚在一起吃带来的便当,聊聊新出的游戏和漫画,下午社团后结伴回家,彼此打趣恶作剧,偶尔出去打球或者采购,做着高中男生会做的事。

这样就足够。

或者说,假如是这样的未来就太好了。

“不行不行!还有家务没做呢!”

止住傻笑的脸,日向匆匆跑出房间。


另一边狛枝打了个喷嚏。

“是、是感冒了吗狛枝同学?换季的话,要多多注意防寒保暖,特别是暴雨过后细菌滋生……”护士服的女孩子弱气地说。

狛枝想了想:“应该还没有吧,哈哈,谢谢罪木同学关心。”

罪木骤然抓紧裙角:“不不用向我这种蠢猪道谢的!”

“但是…但是这样……狛枝同学的心意……我很开心。”

罪木笑了笑,最近她确实开朗了很多,可能是新班主任的功劳,或者新班长的。总之改变不坏,看起来开始像个班级。

不远九头龙和边谷山边走边说着什么,手里是七海拜托的游戏机和坐垫,日寄子提来的黑漆食盒装满了家里做的和果子,传统大家族出品想必味道很不错吧。身边的罪木被小泉招呼去挑游戏了,田中和二大决定继续上次的对决。话说他们上次是比赛什么?换装游戏?

其余人要么在做准备,要么兴奋地开始思考曲目(特指澪田),只有狛枝一个人无所事事。

“这家伙的事故体质不帮倒忙才好!”

“虽然被左右田君这么说了,但就算是我也会有点伤心啊。”

故意摆出可怜的表情,不出所料看见左右田猛退几步,随即被推门而入的王女误会说了“讨厌这样的左右田同学”。

一番耍宝后,还是变成狛枝坐在一边的情况。

其实他也习惯了。

热闹的环境反而不适应,硬凑在一起也只会落得大家都不开心,还不如一开始就识相点躲去一边。

狛枝有时也在想大家聚在一起也没怎样,又不百分百了解对方,凭借一两个笑话、酒精、游戏堆积起来的欢笑造成非独自一人的错觉。其实和走在人潮汹涌的大街差不多,你看着周围熙熙攘攘人流如织,但彼此也没什么关系,擦肩而过就过去了,每一个人都生冷如冰川,你不过是随波逐流的千万里一员。

这一点来说走在大街和走在荒野区别不大,都不会有人拉着你的手,前后也没有一个人焦急眺望着找你。

所以更多时候狛枝宁愿一个人待在图书馆,闲了随便呆着看风景也能磨很久。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不干点什么的话,就好像死了。

“狛枝君。”

溃散的思绪一下收拢,狛枝搬出招牌式微笑:

“七海同学…?啊抱歉抱歉,我刚才走神了,没听清。”

粉色短发的女孩子打着PSP:“唔,不用道歉哦,我还没问狛枝君问题。”

狛枝看了看一边早已围拢在一起玩游戏的同学,揣测着这位新班长的意图。

“那个,如果是游戏的话还得再说句抱歉,我对格斗类的都很苦手……”狛枝无奈地摊手,另一边爆发出一阵“吃本王这一击!”“噢啦噢啦噢啦!”“给老娘躲一边去啊大叔!”看样子战况激烈。

七海理解地点头,随即把PSP递到狛枝面前。

“毕竟每个人擅长的方面不一样,理解理解,嗯——其实狛枝君说不定意外在手游方面有天分呢。总之,能帮忙看一下这里要怎么过关吗?”

递过来的画面像素小人正面对着一扇红色大门,黑白的魔王标识也很显示这是最后一关。接过PSP,狛枝随手翻了翻。

狛枝:“卡关了吗?”

七海:“是啊,这扇门进不去……”

狛枝:“那就是需要钥匙吧,回去找找隐藏房间之类。”

七海摇头:“找过了哦,可是什么都没有。”

这一点上狛枝还是相信超高校级的玩家的素养,他思考片刻问:“会不会有侧门?”

“没有——全部都——没有。”七海鼓起腮帮。

“说实话这情况问我也没用……”狛枝挠头,“七海同学之前有通关吗?”

七海点头。

“那上次玩的时候钥匙——”“一周目随便杀死、只要是第一个小怪就会掉落钥匙。”

七海接过话:“但是我想走完美路线,就是,不杀死一个人,通过宽恕(MERCY)走到最后,所有人都被拯救的故事。”

沉默片刻,狛枝先笑起来。

狛枝:“作为游戏真是了不得的创意啊,不杀死一个人通关。”

七海:“是吧是吧!超棒的!赌上超高校级的玩家的名号,一定会完美通关。”

狛枝:“这样美好的事情,请务必让我出力帮忙。”

双手搭在狛枝肩上,七海郑重其事:“拜托你了,狛枝君。我也会让大家一起来帮忙的,所有人努力的话,一定,一定可以达成完美结局。”

这份话语一定包含了更深沉的、美好到近乎纯粹的愿望,想来是属于七海的希望吧,帮助所有人、凝聚所有人、引导所有人的少女,这也正是雪染老师选择七海成为班长的理由。

确实是只有七海千秋才能完成的任务。

“啊啊……真是耀眼的希望呢七海同学!参与进这份希望的我是多么幸运!”

狛枝手舞足蹈。

“这之后究竟会有多么——多么大的不幸呢?跨越这份不幸的背后又会有怎样的希望呢?”

我等不及了啊,日向君。


失手坠落的书本磕在实木地板上,夹在中间的书签落在另一边,露出了盾形图标后的另一面。

啊啊,那张学生证为什么是我的照片?

日向想,弄错了吧?原来狛枝之前染过发吗?话说不小心把学生证夹在书里也太不小心了——


希望之峰学院

预备学科

日向创


“……骗人的吧。”


TBC.

评论 ( 9 )
热度 ( 68 )
  1. 艾丽丝山有木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山有木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