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太长了,谁没想过几次去死呢。”

我一时怔住了,不懂她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明明……明明她不该说这样的话的,她事业有成父母健在、和男友从初恋走到结婚、身边的交心老友大都过上了幸福的小日子,老天还赐福长了张不错的脸,既不缺什么也没遇到过挫折,人生顺遂得写成小说堪称无聊。这样的人怎么会说出去死的话?

她看我愣住了就嗤嗤的笑,笑容灿烂毫无阴霾,好像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反应过来后我也跟着笑,好像我听懂了这个笑话。这之后我们两人默契地谁也没提起这个话题,可能我这辈子都不懂活的灿烂阳光的人在想什么。

我把白菊花放下,她还是笑得毫无阴霾,这次却只能在镜框里看到。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