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冰1-2

1-2  3-4  5-6  7-8

*弹丸论破2

*狛日

*时间线最大最恶PSP断电事件前

*不跟官方爸爸一个世界线剧情全是编

—————————————————————————————

1.

短信“叮咚”的提醒音响起,不用翻开狛枝也知道那是希望峰市发布的台风预警,有他号码的除了班主任和警方不做他想,而他从未出格到需要家访。说来今天已经是第三条,也不知道该夸尽职尽责还是手机质量好到泡水了还能用。

雨下得噼里啪啦,平均每秒数十次的撞击平铺整个伞面,产生类似水压的质感。天空阴沉得发黑,再加上密密麻麻的雨幕遮住视线,要不是爆豆一样砸在地面的水声简直会有被丢进深海的错觉。

举着冒雨买的透明伞,狛枝尽量忽视织物打湿黏在身上的不适,低着头快速往家赶。

也许是该接受索尼娅桑的好意搭趟便车。

但这个想法略过脑海又被迅速遗忘,他并不习惯于和人有施舍的关系,不管作为哪一方,一旦有了交集必然产生联系,有了联系等着的可就是一大堆麻烦事。他不喜欢这个。

下一刻风势骤起,雨幕被风席卷着从左边斜卷着扑向狛枝,他努力双手压低伞,龟速往前挪。但雨势太大,雨水从伞顶缝合的缝隙顺着伞柄往下流,湿滑得握不住把手。抵着抵着好容易停了一点,右边来的更大的风势立马填补了空缺。

这次手里的伞直接被吹翻了,倒着成了个封底的漏斗,狛枝“啊”了一声,手没稳住就见伞被吹进了一边的路口,正好卡在里面电线杆和墙的缝隙。

该死。

狛枝把包举过头顶,三两步跑着去捡免得再被风吹跑。

小路没有灯,现在的天气下更是暗得像是晚上,狛枝不得不注意脚下免得踩到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冒雨的霉运总算换了点好运,事情顺利得不可思议,狛枝弯腰去够伞的时候寻思着哪里不对。

长久游走于危险的直觉出于生存本能变得敏锐,狛枝预感到有什么重大变故即将发生,如同过去十几年一样足以改变他的人生轨迹。他将再一次得到抑或失去什么。不过也无需烦扰,不幸的背后必有幸运,幸运后用以支付代价的不幸又会招致幸运,只要期待着忍耐着追逐着名为幸运的甘美果实。

按捺着内心的激动,狛枝弯腰捡起伞。什么也没有发生,敲落的雨点砸得人生疼,雨幕里就连呼吸都更费力,像是从水里汲取氧气。巷子里还是黑漆漆的,狛枝淋成落汤鸡似得缩在雨伞下。

啊啊,白期待一场。

这么想着狛枝兴致缺缺往回走,这个天气肯定也没有外卖,回家的话吃饭也是个问题。

他脚步一顿。

路口的纸箱堆被雨水泡软了,正巧垮下来两个挡住了路,而更显眼地则是纸箱缝隙间露出的东西。

狛枝眯起眼。

光线昏暗但是横在脚下的确实是手没错,五指分开掌心朝上,虽然也可能是蜡像或者娃娃,但那个形态毫无疑问是“人类的手”。

他踢开纸箱,掩埋底下的人形保持靠墙的姿势蜷着腿,两只手垂在身旁,其中一只正是狛枝看到的。虽然看不见脸但是从身形判断是高中生,而且是个男生。

狛枝蹲下身试探对方呼吸,微弱的气流拂过手指。

看来不用成为第一目击证人了。

“……”男生手指动弹了一下。

狛枝:“同学?醒醒,你还好吗?”

男生:“……J…”

狛枝:“同学?”

抬起的手拽住狛枝的校服外套,袖口还在滴水,那个人终于吐出了清晰的字句。

男生:“JIU…救救我……”

原以为会遇到起码是连续杀人魔,追杀反侦察搜集尸块之类,突然一下降到校外的小混混斗殴救助,说实话狛枝心里有点不爽。当然对于重伤者他也不至于见死不救,说不准这次的预感其实是混混团体报复,被机车勒住脖子拖过一条街呢。

狛枝露出了清爽的常用笑容:“那个,说是救人可是这方面我不怎么擅长,不过受伤了我还是可以帮忙跑腿,有需要电话也可以借给你。”

“救救、我……”

“对了,去医院的话垫付的住院费我可以出,没关系的那里肯定很安全。”

“救……”

狛枝有些不耐烦了,他不想和一个毫无价值的陌生人啰嗦,也希望对方能识趣些。狛枝瞟见对方正装校服的胸口放了校卡,便伸手去拿。吸水的布料贴着卡片,狛枝稍微用力才抽出来。

“借看下校卡等会儿我送你回去……嗯?希望峰学院?!哇,我们也算是同学——”

戛然而止。


希望之峰学院

预备学科

日向创


这些已经足够让狛枝将对方从需救助的麻烦对象划入救了也没用的家伙里。

把校卡放回原位,对方似乎也力竭了,松开死拽着狛枝外套的手。单手撑在膝盖上准备起身,狛枝打算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离开这里。

这种无聊事情也让他神经紧张,想来是希望峰学院过的太平和。

“救救我。”

说着求救的话,仰起脸却露出了绝望的表情,已经彻底腐败了啊预备学科。狛枝想着。

也许是知道求救也没用,男生扫了一眼狛枝又低下头,雨水顺着他的鼻尖滴滴答答打在湿透的黑西装上。

撑着透明伞,狛枝再一次走入风雨中,这一次他走的相对顺利很多。风还是那么大而且逆风,却没有变来变去的折腾人,熬一段路就能撑回家。

一只手撑伞顶风,狛枝掏出手机,摁了几个键还是黑屏。电子元件还是不耐水,毕竟不是索尼。

狛枝却不耐烦了。偏偏这时候坏,明摆着逼他做选择。

啧。这份恶心到家的不幸会带来同等的幸运的吧。

他皱着眉,干脆利落转身顺着风向回跑,花的时间还不及一半。那家伙还坐在那里,没了箱子的遮挡雨直接砸在他身上顺着往下淌,听见脚步声也不抬头。

说他是弃犬都抬举,好歹狗还会找地方躲雨,这家伙除了一口气跟狛枝最开始猜的尸体没什么差别。

恶心又无力的熟悉表情。

一把抓住手把对方拽起来,狛枝觉得今天的自己简直三月标兵。扯着把人拽到伞底下,本来就小的空间一下子挤两个一米八的男生顿时有些吃不消,肢体挨挨挤挤的,男生衣服的水都蹭到狛枝身上。狛枝没办法还得一只手撑着对方。

狛枝:“你这家伙不至于腿都不能用了吧。”

傻愣着的对方有些迟缓,但他明白过来后点头,站直了身体随即想要退出伞的空间。

狛枝一把拉住他:“你给我过来——”

“我、跟着你……”

“预备学科的脑子连跟的意思都不理解?”

男生沉默了。

他过了一会儿开口:“预备学科……”

这个时候狛枝一把把他拽出了巷口,暴风雨再次扑来,噼里啪啦的水声淹没了一切。输出靠吼都没用。

两个人如同深海的两尾鱼,在压力和轰隆声被无限放大的雨幕快速穿行,消失在视线可及的灰黑天幕的尽头。


2.

台风登陆的暴雨让整座城市的交通陷入瘫痪,希望之峰学院也通过家庭联系发布了休假三天的通知。

把放假通知和广告邮件一通扫入回收站,狛枝一口饮尽杯底残余的牛奶,接着起身想要去冰箱再取些。窗外依旧在下雨,没有之前大却连绵不绝,好像全世界的水都集中在希望峰,恨不得一天下完。

潮湿得只能烘干衣服,床褥和衣服的棉织品总有有种半润的触觉。更别说外卖停送,不得不自力更生。所以说下雨也很烦。

狛枝经过客房前,摆着的餐盘里的食物分毫未动,就连水杯的水也未少一滴。

把彻底冷掉的食物送进垃圾桶,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七回了,兴起捡预备学科回家已经是第三天。要不是偶尔起夜喝水能听见房里的脚步声,狛枝真以为对方死里面了。

喝着冰牛奶,狛枝饶有兴致盯着窗外。

雨幕随着风势飘摇倾斜,打在玻璃上噼里啪啦的汇成水流淌下,可以想象这样的无数溪流汇聚,形成一条流程极短的巨河灌进排水系统后回流,缓慢淹没城市的景象。配合这样背景的是灰黑的云层,厚重的霉色云块显得昏昏沉沉,不开灯总觉得看不清。狛枝懒得去够开关。那张缺乏色素的脸因为光线不足像蒙了灰。

其实滂沱大雨的天有什么可看的呢?

所有人待在自己的方格里,用来擦肩而过的道路抹去了,剪除了这层微薄关系后方格便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岛。可岛都点着灯,整座城市缓慢淹没,那些在方格里的人们互相拥抱亲吻。你从自己的孤岛看过去灯火辉煌,一座座孤岛是一个个家,到头来还是只有你一座孤岛。

“咔擦。”

杯子放在桌上,闭着眼狛枝长叹口气。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叹气,也许是无意识,也许他有点累了。这样休息一下也不坏,狛枝想。

可短暂的静谧没有持续多久,房门开合后,脚步声从楼梯传来。

狛枝还是闭着眼,直到脚步声经过他,走到玄关了,他才幽幽开口:“道谢也不要求了,离开前连向救过命的主人打声招呼都不会吗?”

脚步一停。

“……谢谢你。”

三天没进食喝水的声音好听不到哪去,但能分辨出是少年的音色。

遮着眼的手放下,双腿交叠,狛枝问道:“这么大的雨你打算去哪?这里是郊区,现在交通瘫痪也打不到车。”

少年鞠躬:“请你再借我一把伞。”

狛枝:“没道理我有就必须借吧。本科的人再有才能,也没必要因为怜悯预备学科分出微不足道的一点,也做不到就是了。”

似乎对于狛枝的话感到疑惑,但那疑惑也只持续了一瞬,名为日向创的少年再次鞠躬:“非常感谢你的收留,这样就可以了。”

说完就往外走。

一点也没有收到刁难的反应,狛枝都楞了一下,直接导致他抓人晚了点,对方打开门一只脚都迈出去了,狛枝才抓住他的左手。

“你去哪?”

狛枝眉头皱得死死的。

日向回答得很自然:“不知道。”

“就这样出去?”

“嗯。”

日向扫了眼自己的衣服,白衬衫黑西裤,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倒是狛枝有点明白了,他换了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日向沉默了很久。

“抱歉,我不记得了。”

预料之中的回答。

坐在暴雨的小巷发呆,对于挑衅没有反应,沉默寡言总像在走神,谈话和逻辑没有问题,不像是因为心理障碍或赌气出走。串起来思考,最大可能性就是失忆。狛枝快速滤了一遍现状,虽然不排除是装傻,但是故意巴结本科和逃避仇家的话,整个计划的漏洞都太多,对方的举动也自相矛盾。

还在想着,日向已经抽出手又要往外走。虽然这个收留的好心人很热心,日向、少年不想给对方添麻烦。

一个人住的开销本就很大,平白无故加他一个,又是不知道身份的可疑人士。不管是安全还是经济,在不得不开口赶走他前,还是自己主动比较好。空白的记忆没有教导让少年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是他下意识选择了对他人更有利的方向,哪怕现在自己身无分文,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狛枝追上去再次把人拉回来。

“还有什么事吗?”

半边肩膀已经被屋檐的水打湿,日向站在门外,草绿的虹膜映着狛枝。

普通人失去记忆也是普通,并不会变得多么不同,顶多在无个性后缀上一个渺小的失忆标签。顶着看过就会忘记的脸,和千万个路人一样,路上擦肩而过也认不出来。消失也没人在意,去世也不会有人哀悼,普通到死掉替代品也多得可以买一送一的程度。

狛枝把日向拉进家门,直直拽进浴室。

狛枝:“沐浴露和花洒开关在那。没记忆但开关总会用吧?红色是热水蓝色是冷水,温度自己调,换洗衣物我会帮你放在门口架子上。”

日向:“等等我直接走就……”

狛枝:“想死可以跳楼,割腕和毒药我也有心得保证一次到位。装可怜给谁看?这里可没有你的母亲。”

接着一脸嫌弃地远离了日向。对方身上穿着的还是三天前捡回来的衣服,湿衣服穿三天也得亏是笨蛋体质。狛枝心里甚至隐隐觉得自己闻到了发酵的酸味。

一把拉上浴室门,在放好换洗衣物后狛枝上了二楼客房。

还好,没想象中可怕,只有空气不流通的轻微霉味。

抱着床单被褥下来,听见浴室的水声,狛枝总算舒缓了眉头。一股脑把东西塞进洗衣机,狛枝考虑要不要干脆换个床垫。

毕竟他打算收留那个预备学科。

虽然应该是短时间,但是狛枝不打算搞得像虐待一样,当做是客人好好招待就好。他也不是经济拮据或是有特殊嗜好。

不过要买东西的话冰箱存货也不够,还有想买的几款杂志和书,真的再加一个人也要买相应的衣物和日用品。床垫之类的倒是可以网购,食品和日用品还是要去附近的超市。

七七八八计划着就有许多事,琐碎又麻烦,之后也预想得到两个人性格不合的摩擦。开了灯,狛枝坐在沙发上柔和了眉眼,灰绿的眼睛眯起。

总比一个人遥望灯火要好。


“打扰了?”

日向敲敲门板,洗好澡的他套着狛枝的白T恤和裤子,两人身形相仿乍一看也合适。当然内裤用的是没开封的。

狛枝一扬下巴,示意他在对面坐下。

狛枝:“虽然这对话迟了些,姑且还是问一下,你还记得多少?”

日向想了一会儿:“除了在那条巷子遇到你,其他事情都没有印象了。”

狛枝:“字看得懂吗?日常物品的使用呢?”

日向点点头。

狛枝:“这样吗……”

看着若有所思的狛枝,日向有些不安,他觉得自己可能又给别人添麻烦了,随即起身打算再次告辞。

“如果你失忆到还剩那么一点大脑的话,请好好想一下现状。”

日向不明所以。狛枝嗤笑一声。

“首先,你出现地点是小巷的纸箱下,明显是为了遮盖你不被人察觉。”狛枝慢条斯理,“其次,你没有任何【过往】的记忆。也许是你自己逃避——这是最好的情况,更糟糕且合理的情况是有人不想你知道。再三,社交媒体和新闻没有任何失踪案报道,说明你的失踪被压下去了。”

日向听到最后也明白了:“你是说……我在被人追杀?”

狛枝:“那是俗套小说的说法哦。不如想想看,一个人到底有什么价值值得被如此对待。”

日向:“……”

日向:“我、忘掉的记忆里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狛枝笑眯眯的:“Bingo~”

“不行……不行!我现在就要走!”

日向腾一下站起来。几日没进食的低血糖,加上焦躁和猛烈的动作让他眼前一黑,一下跌回沙发。

“叮。”

“所以说,不好好吃饭是不行的。”

起身从微波炉取出加热的牛奶,专门放了糖的。狛枝把杯子放到日向正前方。

“下着雨,你身上一分钱没有,逃又能逃去哪呢?而且你还没身份证明,正规招工是不要你的,打黑工和体力活也不会要高中生。”

“……”

“要说牵连的话,这三天还不够吗?这些都想不到,失忆把你的智商也失走了?”

“……抱歉。”

日向低着头闷闷的:“已经把你卷进来了,抱歉。”

“不哦,这种程度的麻烦我已经习惯了。别用预备学科的标准来衡量超高校级啊。”狛枝翘着腿。

狛枝:“再住一段时间好了,你也看到,我家不缺房间。”

日向:“……谢谢。”

狛枝:“没什么。”

狛枝扭头看向一边,后半句“我也期待你带来的不幸会招致怎样的幸运”被他生生吞了回去。

雨滴噼里啪啦的节拍蔓延,两个人沉默着,狛枝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日向是在想自己的事。他垂着眼,盯着地板的倒影似乎在出神。

日向:“那个…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抱歉我不是在质疑你,只是、那个有点奇怪。”

其实也没什么理由,狛枝想,雨这么大,一个人总像要被溺毙一样,习惯了忍受寂寞也会在临死前想和谁说说话。陌生人也没什么,能在下雨天来到这座孤岛,隔着刺的距离彼此依靠就够。所以当时哪怕是小猫小狗狛枝也会捡回家。

狛枝没扭头看日向:“你就当我是见义勇为好了。那么迟到的自我介绍,我是狛枝凪斗,就读于希望之峰学院。叫我狛枝就好,请多多指教。”

日向捧着热牛奶:“狛枝……我记不得自己叫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学校,但是多多指教。”


TBC.


小剧场:

日向:噗!

日向(扣嗓子呕吐):对…不…起…呕……但是……狛枝…咳咳、你家牛奶……过期了吗?

狛枝:没有啊,我才喝过。很正常哦。

日向:……这种诡异到恶心的口感你是怎么喝下去的?

狛枝:啊,也许是因为给你的那份特意加了佐料的关系吧。

日向:???

狛枝:配料是冰牛奶、猪油、糖……

日向:等等你说什么?!猪油?!!!

狛枝(低声):果然不能加猪油吗……

日向:那个是绝对不能加的好吗!!!!!

评论 ( 8 )
热度 ( 1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