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 【定语缺失】的英雄和不曾长大的【主语缺失】

*胜出

*时间操作有

*绿谷出久没有继承ofa一直是无个性的设定

*本来该是5.21的爱意,不过爆字数就拖到今天了,真是怠惰啊

*BE

*梗来自《初·末ONCE AGAIN》

———————————————————————————

1.

恢复了寡居目前配偶栏丧偶的No.2英雄爆豪胜己今天依旧绝赞暴走中。

“虽然很理解您那种闲不住爆两发的性格,不过考虑到今天您情况特殊……”

——啊再一次感受到了爆杀卿连吼带BOOM的亲切话语了呢助理先生。不过将爆炸控制在炸不坏特质桌子的力度也是相当准确的控制力。

助理非常熟练地继续接话:“总之您不考虑一下休假吗?普通的休假调出四天左右是没问题的。”

爆豪:“哈?你是让我浪费训练时间什么都不干宅四天?”

这么说也没错,不过最主要还是让您调整身心落差……这句话助理先生理所当然没说。认为爆豪胜己会因为他人的死而伤心还说出来也是嫌命长。不过另一方面,那件事件对高排位英雄的负面影响也需要靠淡出公众视线一段时间缓冲。

助理:“……那么随您的便好了。”

爆豪找个椅子把自己扔进去,三角眼一挑说不出的痞气:“罗里吧嗦的家伙。”

这样嚣张的家伙为什么至今还没被人打死?原因很简单,打不过。

哦你问No.1吗?那个虽然是双个性但是只使用冰冻个性的人好像不是很想和爆豪胜己切磋。

轰:只要有了一次就像被牛皮糖黏上一样麻烦。

不过两人作为雄英同期生也有对战经历就是了,大概就是不分伯仲这样的水准,可能爆豪胜己还略胜一筹,但是考虑到对方压制的第二个性还是保守估计一下。

今天的工作只有文书,爆豪讨厌文件,他非常干脆地拎起公文包顺带伸个懒腰:“哈~我先走了——”

助理:“……”嘛,也没有指望过这个人就是。

看了一眼大摇大摆离开的背影,助理不怎么明显地叹口气。

从知道消息到现在,爆豪的表现都太正常了——爱人离世却没受一丁点儿影响,好像死去的只是毫不相关的陌生人,该说是冷漠好还是作为英雄过于习惯死亡了呢?

虽然说有想过强颜欢笑的可能但是对象是爆豪胜己……

???喵喵喵???

啊单纯是神经大条反应延时吧。……应该。

 

2.

爆豪胜己不明白怎么自己丧偶,旁边的人一个比一个纤细敏感深怕踩了他痛脚,隔三差五傻蛋一样偷瞅他,生怕他聋了偶尔还小声交流一下。

……这么一想更不爽了,明天爆了他们这帮蠢货。

已经25但是依旧保持着旺盛自尊心——干脆说这家伙就是人形自走自尊心集合算了——爆豪胜己最受不了来自别人的怜悯安慰。无论善意恶意痛痛打包丢进垃圾桶,如果看那个人不顺眼再爆破一顿。

他恶狠狠瞪了眼路上试图偷人钱包的小偷,吓得对方立马灰溜溜钻进人流。

那个侥幸避免了破财的失主还一脸迷茫,充满个人特色的墨绿卷发脑袋转了半圈对上爆豪依然充满戾气的视线一抖,左脚勾住右脚就撞上了前面的信号灯,接着冲力向后摔了个跟斗。

一连套滑稽的姿势实在可笑,特别是那个绿发小个子摔得七晕八素还一边躲着防止被别人踩到的狼狈样子。爆豪相当没有同情心地大笑出声,旁边人看这个穿着西装挺正经的小伙突然笑得前仰后合,微妙地集体后退几步给爆豪留了个圆。

小个子知道爆豪在笑自己立马红了脸,捞起包乘着大部分人被爆豪吸引了注意力一溜烟爬起来就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噗蠢货哈哈哈哈哈——”

看着对方跌跌撞撞消失在人流里,爆豪才慢慢止了笑。说也奇怪,发泄一通后他那份被同情引起的烦躁也缓解不少,这份好心情甚至维持到了家。

从玄关进门,爆豪直接往沙发一倒,打包规整的四五只箱子挨着沙发另一边。整理出来的那个人的东西不少,要等后天搬家公司来处理。话说之前怎么没发现有这么多?

翘着腿枕着脑袋爆豪盯着天花板开始发呆,不去事务所他也没事干,回家就睡觉偶尔赶上一顿半冷的晚餐还知道家里有个人。现在咋的闲下来才觉得冷清。虽然是个弱的要死而且还真死了家伙,但好歹也是爆豪看得相对顺眼的家伙。

他翻个身看着靠着沙发的箱子莫名烦躁,腿一伸干脆把垒顶上的箱子踹下去。

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

干脆去训练场走一圈,舒缓疏忽心情。

一手撑着从沙发上跳起来,金发男人指骨掰得咔咔响活像要去打架,腰间的电话适时地响了起来。

接通——

“妈呀爆豪——!”

 

3.

结果训练场干架之旅硬生生变成失恋者倒苦水大会。

“上鸣傻气你不想要手了吧!”

“呜呜呜爆豪!”

爆豪胜己看着抱住自己左臂不撒手的蠢货,狞笑着举起右手盖在他脸上。

BOOOOOOOM!

顶着黑锅脸的傻气坐好抽噎着叙述自己的被甩史,烤肉店老板及时送上的肉菜避免了爆豪因为不耐烦再爆破上鸣一脸。边吃边听,吃到最后爆豪甚至怜悯地看了上鸣几眼,难得没嫌他烦。

上鸣:“呜嗝~你说,搭讪还…容易,想要、嗝~结婚怎么就那么……哈。”

爆豪斜他:“我怎么知道。”

他和那个人又领不了证。而且爆豪确实不记得两个人在一起的具体经历了,好像有印象开始就住一起,后来两个人工作一多见的少就干脆分了房。分房后交集更少,要么他接出去很久的委托,要么是对方出差,四个月加一起算见面的天数也不够六天。这次他委托回来干脆就告诉他那个人死了。

也没什么伤感,充其量对方太弱他也顾及不到,死在不知名的角落。这还是好的,起码爆豪念在情分上会给他善后。他曾经奋战的同伴大多尸骨都收不回来。

想到这里爆豪瞥眼上鸣电气,想起了他那个放电多了就智障的个性。

傻人有傻福。

——但不包括爆豪得认命地背着这个傻人回去!鬼知道这家伙酒量这么差!

爆豪忍着自己再往对方脸上来几发的冲动,把说胡话的家伙麻袋一样扛起来。

夜晚的风潮湿微凉,吹在汗湿的皮肤上黏糊糊的,夹杂草木水汽的气息。爆豪感觉自己的刺猬头简直像棵挂满露水的松树。

划掉这个奇怪的妄想,爆豪皱着眉往回去的路走,潮湿环境影响个性发挥,出于战斗本能一旦陷入这种情况他会下意识戒备。

“啊啊!抱歉借过——!”

极近的距离下少年和他擦身而过,好几次没踩稳脸都险险贴着地过,可是爆豪没心情嘲笑他。他赤色的瞳孔剧烈收缩,全身紧绷如弦,这家伙究竟是从哪里什么时候……?!!关键是他为什么没能发现!

爆豪惊出一身冷汗,而这一晃眼间那家伙已经跑出一段路,看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起来倒是意外的快。要问追还是不追……爆豪胜己拎了拎手里的重量,估计双方体力后露出一个肉食动物的笑容。

睡懵逼的上鸣电气则对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一无所知。

“听见没有!前面的兔崽子给我停下!”

扛着麻袋·上鸣的爆豪利用个性不断爆炸加速,几下拉近了和少年的距离。少年回头看见爆豪那张反派脸吓得眼泪直飙,逃命的速度又快了几分。这一下到让爆豪看清了少年。

刚才路灯下没看清……是今天杂耍那个绿头发小鬼!

爆豪裂开嘴,表情相当愉悦,虽然我们一般称之为催命。

作为顶级英雄一旦认真追上一个小鬼也花不了几秒,但是那家伙似乎能预测爆豪的行动一样,总在最危险的时候擦过,好几次都没让爆豪逮到人。爆豪眉一挑——举起了上鸣电气。

——!

哦!一个完美的击球!

前提是没有出现怪人搅局。

爆豪啧一下有点遗憾地收回了上鸣,手心里轰隆隆的爆炸声却远比刚才玩笑一般的爆炸要可怕的多。不甘地看着少年跌跌撞撞跑过了拐角,爆豪转身一脸不爽。

“承受我怒火的代价可是很大的啊……渣滓。”

……

一口气干掉怪人脸不红气不喘,爆豪还抽空打了个电话让警局善后。

在少年逃走的拐角看了看,不出意料人早跑了,爆豪拎着麻袋啧一下,也只能到时候再找——嗯?

爆豪走了几步,站到了拐角建筑的正门。刚才在巷子没发现,但是这里是……

上鸣:“折寺中学?这里是爆、呕——”

一把丢下醒过来吐得昏天暗地的上鸣,爆豪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爆豪:“啊,这里是我就读的初中。”

 

4.

相比起雄英,爆豪就读的初中真的是不起眼到了极致。而爆豪本人对于这所学校的感情也只限于曾经来过三年这样的一句带过的感想。

不过爆豪倒是这所学校的名人之一,毕竟是No.2的英雄,无论在哪都会成为一种荣耀。其他人爆豪就不清楚了,这所学校说到底也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

所以那个小鬼也是折寺的学生?

想到这里爆豪像是猫挠了一把,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喉咙发干像滚着团沙子,他猛地坐起去拿床头柜的水杯,手指触到玻璃的第一瞬间才反应过来水杯今早和他的闹钟一起砸了,现在床头柜除了相框空无一物。

他皱着眉。这是唯一一张和那家伙的合照,不知道什么时候照的,现在乍一眼连里面的自己都眼生,男人的样子被反光遮着看不清。爆豪再次觉得烦躁起来,他用力把相框往桌面一扣。

所以说干嘛找个个性那么弱的家伙,一捏就死了,必要时还不得不抛弃。闭上眼,爆豪被子一拉睡了。

理所当然第二天顶着个低气压buff,三角眼吊着,一副谁来谁死的架势。

不过班还是要上,就看今天要爆哪个倒霉蛋一顿。

已经盘算人选的爆豪双手插西装裤袋,在他前行的路上人人退避三舍……总之这样视野良好的环境下,很容易爆豪就看见了昨天追着跑的家伙。

那个小个子这次背了个黄色的巨大背包,手里发着传单还不停说着什么,紧张得头上冒汗。爆豪眼尖,看到传单上印着的“关注无个性”之类的标语,心里猜到了几分。

小个子贴着路人边挥舞传单边叽叽咕咕:“那、那个……请支持我们的活动,虽然还不成熟但是之后…会…会变好……请和我们一起争取。”

走近两步就听见对方在这么说,估计是什么无个性协会的活动。不过理所当然没什么人理会,所有人都当没看到一样,连他的传单也不接。爆豪一咂嘴,打算拎住那个小子问问他上次隐藏气息的个性。

小个子:“就算是无个性也有……绝对只有自己能做到的事。虽然这个社会个性是很方便的东西,能做到很多没有个性的我们做不到的事,很多时候我也会想自己要是能拥有个性就好了……没有办法啊,这是生下来就安排好的东西。不过就算这样,就算这样我们也会努力的……会变成被需要的家伙,会证明没个性的人也能成为英雄!”

爆豪:“住嘴!”

这个没个性的废物在说什么!!!

爆豪一瞬间觉得自己被羞辱了,他一蹬地面窜出去,想要给那个大言不惭的废物一个教训。那个孩子听到响动瞪大了眼,看到是爆豪下意识的身体一抖,但是这次他没有跑。绿头发的小个子抱紧了传单,死死站在原地盯着爆豪。反观他身边听他宣传的之前还视他为无物的大叔却像见了鬼,哀嚎着连滚带爬逃开那里。

什么啊那个眼神?啊!

爆豪:“去死吧!”

不知名:“爆豪!”

半路扑过来的家伙抱住爆豪的腰就地一滚,爆豪随手对着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个爆破,不过那家伙居然没有松手,硬是带着爆豪摔进了绿化带。

“你疯了吗?!”

“放开……我要宰了那家伙!”

“冷静点!”

来人是切岛,也只有硬化个性的他能短暂抗住爆豪的爆炸,要不是他放假路过这边估计还真不一定有人拉的住爆豪。死摁住爆豪,现在正是舆论最复杂的节骨眼,绝对不能让爆豪冲出去破坏一通。

所以是谁点的炸药桶啊!切岛内心哀嚎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这时候爆豪倒冷静下来不再挣扎。那一通骚乱后他再没找到对方的身影,哪怕不死心看了好几遍也找不到。

切,逃了吗。

放开爆豪切岛直接双手后撑坐在地上:“你怎么回事?”

爆豪没吭声。切岛也没多问,休息够了他直起身拍拍爆豪。

切岛:“虽然知道你心情不好……别乱来,不然他的努力就白费了。”

爆豪:“哈?”

什么鬼?

切岛用手搭成棚,接着摆出开溜的架势:“虽然等下会被老大怎么说教我不知道,不过爆豪你们事务所的助理来了哦,好好撑住。”

几乎是同时助理先生熟悉的男高音直击耳膜:“爆豪胜己——!!!”

 

5.

毫不意外被取消了这段时间的所有委托。

爆豪掏着耳朵任由自家助理用接近超声波的说教洗礼大脑。反正大爷我听了也当没听见。偏偏这样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还真没人治得了,不禁气的助理先生牙痒痒。

助理:“总之!请您稍微珍惜一下别人的劳动成果!他也好大家也好没人想看见您变成这副样子!”

爆豪:“又说奇怪的话,你们一两个都吃错药了?”

气势汹汹的助理先生诡异的停顿一下,然后强制带上手环的爆豪就被丢出了事务所。

一个个都长胆了。

爆豪拍拍自己站起来,打算去折寺转一圈。

反正那小子是哪里的学生对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到时候就在那里堵他。

堵人还堵的是个中学生的爆豪简直像个小混混。不过换个角度也不难理解这让他失态到如此的愤怒。

拥有强力个性,依靠这个和出色的天赋一路拼命到现在,在经历过牺牲和不得不放弃的痛苦后,有个家伙突然放言凭着无个性也要成为英雄。

轻松践踏着爆豪胜己二十来年的自尊和苦痛,仅仅是为了那种幼稚宣言。

爆豪咬的牙齿咯噔咯噔响。

就从手臂扭脱臼来给那个废物上一课吧。

……

今天折寺中学门口学生走的格外快,原因无他,有个眼神凶恶的男人堵在校门口,看到绿色头发的人就开始狞笑。吓得一个草绿色长发的女生都快哭了,几乎逃灾一样跑出去。有人倒是认出了爆豪,但是同爆豪实力一样出名的还有他的脾气,看他的表情也没几个人敢去要签名。

然后爆豪等到所有人走光太阳下山也没见到那个废物。

不可能,自己确实看到那家伙传单上有写折寺。

那么就是今天没来?果然是遇到事情就退缩的胆小鬼。

爆豪这样想着眉头稍微舒展,考虑起晚餐的去向。

“哇唔……瞧瞧我发现了一只什么?”

声音响起的前一秒,爆豪就地一滚躲过了一人高的大斧砸下来的一击。对面扛着战斧的卷大身影见一击不中毫不气垒,再次高高举起——

妈的为什么敌联合残党会在这里?!

爆豪瞪着自己双手上的个性压制装置,再次躲过一击,试着用自己力道打了对方一拳却不痛不痒。该死难道要被动挨打吗?

还不如让我去死!

爆豪连续把手环带着手砸进墙壁,终归是人制品,只要外力足够强大就会被破坏。……所以造这么结实干嘛!再次躲过敌人的攻击,瞪着毫发无损的装置爆豪生吃的心都有了。

敌人也厌烦了爆豪胜己的躲闪,干脆地开了自己的个性,丢出了骰子。

战斧男:“对付No.2也足够用出这个个性了……这波不亏!”

赤红色的一正落在地上,爆豪感到身体里一阵剧痛,似乎是某个脏器被破坏了。反观对面,战斧男的右臂像是块被小孩玩弄的橡皮泥一样折了几折,血液顺着哐当落地的战斧淌了一地。

 

6.

确实是用来“不计后果杀死一人”最实用的个性。

能力发动期间满足条件里的随机一人会被标记,根据骰子数随机破坏自己和那人相同数量的肢体数,从实践看来随机过的肢体可以被重复。

当然也有着绝对明显的弱点。

战斧男:“你很幸运呢…咳…会被折磨致死而不是在第一次就被破坏大脑。”

爆豪吐口血,再次砸了一把手环。

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混账!

再次落下的数字3,爆豪胜己的左腿不能用了,幸运的是重复了两个器官损失不大。他站着死瞪着敌人,似乎这样能瞪死对方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冲出来的家伙砸了个什么,那点力量根本不够看,敌人根本毫无所觉。但是接下来那个人疯了一般跑到爆豪前面,背对着爆豪张开手。爆豪发誓要是自己腿还好踢都把对方踢出去。

骰子落下,数字2。

试图张开手挡在面前的人影喷出血液,一手一脚皆废。

爆豪咆哮出声:“你这个废物来干嘛!!!!!!”

对方身体打抖,没有回头,反倒是敌人笑了笑:“痛出幻觉了吗?”

这次的骰子数是1,在感到左眼视线的模糊后爆豪反倒一阵轻松。他用力挥舞自己完好的手,一边眼流着血开骂:“给老子滚别挡路!”

少年:“不……这次轮到我…我也想成为英雄!没有个性的我也想要,成为像你那样的人啊!”

爆豪:“就凭你这个废物?!”

少年:“一定可以做到的……一定…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保护、咳…成为英雄的,小……”

被这样的废物保护在身后,作为英雄的自己却连个性都使用不出来。爆豪眉头一抽,觉得自己的自尊再次被放在地上碾压。已经不是丢脸的程度了……杀掉面前的两个混账抵罪也远远不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去死啊!

左手的手环重击在右手手环之上,脆裂声里爆豪胜己站直身,下一秒接着而爆炸的冲力人已经到了战斧男的头顶。左手按在对方的脸上,爆豪呲牙:“给我以死谢罪啊!”

咕噜噜——数字5。

“去死!!!!”BOOOOOOOOOOOOOOOOOOM!

最后单纯是凭着意识对着一动不动的家伙使用个性,爆豪胜己咬着牙,心里满是不甘。最后意识完全模糊前只是想着被无个性给拯救了的这份耻辱。

“要…t……”讨回来。被保护的不甘,被践踏的理念全部都要讨回来。

现场救助人员死摁着这个重伤了还劲儿死大的患者心想还好只有一个,再来一个他们医院摁人的男护士都不够用了。这年头当个护士容易吗。

 

7.

这一次爆豪足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先不说住院的时候,光是转到家卧床休息的期间他就像只被偷了蜂蜜的狗熊一样,整天想着怎么把绿毛小子拖出来揍一顿。虽然对方的伤看起来出了很多血,不过回想起来却不严重,应该会比爆豪好的更快。

期间无意瞟到扣在桌面的相片,爆豪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想到过那个死去的人了。这段时间他脑子里都是怎么揍人,压根没想其他的。

爆豪把相片丢到底层带锁的柜子,上锁后麻利地把钥匙炸成碎片。

他是不能被过去束缚的人,他要不停不停的变强,因为弱小而死去的家伙就这样忘记是最好的。

伤还没好利索爆豪就直奔折寺中学,在小心翼翼迎接的教导主任的笑脸下,干脆地提出要求查找在校学生名录。

教导主任:“呃……这个……”对着爆豪的狰狞脸硬生生把“不行”吞进肚子。

爆豪:“一个矮个子,绿头发的,长着一张看着就很废物的脸,当然本人就是个没个性的废物。看起来就让人心情不好想打一顿,差不多是这样。”停顿一下,“志愿是英雄吧,大概。”

教导主任:“……”如果找到了那人会死吧?

但是没有拒绝的权利,教导主任调出了近年的档案,把男、绿发、无个性、志愿英雄作为搜索条件——“没有?!”

教导主任:“无个性学生本来就少……虽然近年多了一些,但是选择英雄科的是零。”

观察了一下爆豪的神色,教导主任小心翼翼继续:“……特别在有人创造了不进入英雄科也被人传颂的前例后,无个性的学生更偏向于进入那位成立的无个性协会主办的学院进修。对了,这么说起来反倒是那位比较符合您的描述。”

爆豪愣了一下。

教导主任说起来便滔滔不绝,也的确,对方是足矣让母校骄傲的人:“是和您一样有名的人呢。虽然没有个性,但是成立了无个性协会,论起公众影响力也完全不逊色于英雄。平息战争也好对民众的承诺也好,英雄们和敌联合战斗时是保护普通民众的盾,在日常中又是指引无数人得到救赎的光!

“可偏偏是这样伟大的人却逝去了,说是暗杀什么……鬼信啊肯定是愚人节的玩笑罢了,他绝对会引领着大家……!抱歉,失态了。不过我想您应该比我们更熟悉吧,没记错的话和您是同期生。”

教导主任退出了搜索界面,回到了学校主页,那里明晃晃的挂着两个人的照片。一个是爆豪胜己自己,另一个是绿色头发的跟爆豪胜己惦记了很久的家伙有着相同脸的人。

不能听,不能看,要赶紧离开。

爆豪胜己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危险,脑神经崩断一般的以致于听见了嗡鸣。

教导主任毫无所觉,手指点向了绿头发的少年:

“——被人称作无个性的英雄,欧鲁迈特后和平的象征,名为绿谷出久的英雄。”

他嗓子发干,说不出一句话。

喂喂不是开玩笑吧,那个前些天才死掉的、他亲眼看着下葬的说好要忘掉的家伙,那家伙的名字可也是绿谷出久啊。

爆豪胜己脑子一片混乱,大量的细节涌入大脑:其他人见鬼的表情,总是被无视的稀薄存在感,敌人的嘲讽他痛出幻觉,不曾与任何人说话从未被人抓住过哪怕一片衣角……如果爆豪再用点心查阅现场资料就会发现,那场战斗的记录从头到尾没有第三人出现。

从·头·到·尾都没有名为绿谷出久的人出现啊。

 

8.

爆豪几乎炸开整个柜子为了掏那张相片。

如果不是活见鬼,那么他一定要把耍他的人的脑袋拧下来。

——莫名其妙死掉的那家伙的名字是绿谷出久,绿头发的废物的名字是绿谷出久,无个性的什么狗屁英雄也是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这名字很常见吗?满大街随便抓一个人是不是也叫绿谷出久?

爆豪抖着手拿起相框。平日直面敌人毫不畏惧的平衡感似乎失效了,他嘴唇发白,翻开相片的每一毫秒在爆豪感觉来都被拉的过分的长,长到每一毫秒都足以回忆一遍这辈子的走马灯。

公园、落水的河边、折寺的教室乃至于这间房子里,原本单薄的记忆终于能发现哪里不对,有什么缺了……不,是有“谁”缺少了——一直陪伴在爆豪胜己身边,没有个性却实践誓言成为了英雄的——

‘小胜真强呢。’

‘想要成为小胜一样厉害的人。’

‘欧鲁迈特最棒了!’

‘对不起……我、我没有个性……小胜,我……’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会成为英雄给小胜看的!’

伴随着尘封记忆出现在视线的红色运动鞋,穿着熟悉的黑色校服,有着雀斑的柔软脸颊,半是无奈半是微笑的熟悉表情。这次他有些尴尬地挠着脸似乎说着什么,柔软的藻绿色头发随着动作轻晃。跟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少年毫无预兆就出现在爆豪视野中。

爆豪胜己伸出手,只要能抓住就可以证明些什么。

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不是他虚构的那些对话也不只是记忆里对方说过的话的重复——整个手掌穿透了少年的身体,幻觉瞬间崩坏,阳光透过少年变得透明的四肢躯干落在爆豪身上。

“…………废久。”

回忆的洪流一发不可收拾,从结伴的幼时到欺负的中学,牵手的、争吵的、揍人的、相拥的、重伤的……想着个性想着变强的爆豪胜己究竟是从何时起就忘记了这些呢?

到底是为什么,连最基本的事情都忘记了?

 

【小胜想要变强是为了什么呢?】

 

耳畔响起了非常熟悉的、相比起听过的少年的声音更温柔坚毅却一直被忽略的声音。

爆豪胜己捂着脸,声音从颤抖变得哽咽,剥去了自负外壳后这个男人简直稚弱得可怜:“我…我想要变强、是因为……”

究竟是何时走上了与初衷背离的道路,在高筑的傲慢上高高自居。

“…我想要、保护……”

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连完整的叙述也做不到,被认为代表弱者的泪水从男人眼中不停涌现,砸在榻榻米上晕开一片深色。他弓着身,像是内脏再次受到重击一般跪倒。

“…保护你……”

镜框中的相片凝固了最美好的时间,卷曲绿发的青年完全褪去了国中时的稚嫩,他四肢抽长了、眉目更温和也满含岁月沉淀下的坚韧,已经成长为能够坦然面对苦难的大人了啊。可是爆豪胜己还是没有一丁点长进,过着小时候的家家酒,以为无论如何总有人会伸出手供自己拍开。

他把唯一的相片用着嵌进怀里的力气抱住,这么骄傲的家伙却用着最丢脸的哭法嚎啕大哭,如果命运能感受到他哭声里千万分之一的苦痛,一定会克制不住自己颤抖的情感发出如此感叹吧。

【总算为这过分的傲慢付出代价了啊。】

来自命运的嗤笑如此清晰。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出久……再给我一次,只要一次。”

如此卑微地提出了请求,但是无论是命运还是爆豪胜己自身都清楚,这一次幻想中的少年再不会出现。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1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