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 亭亭如盖

*轰出

*时间操作有

*单身狗对5.20的爱意

————————————————————————————

1.

从雄英毕业后我就开始为工作一事奔波。

并不是说找不到工作,事实正好相反,虽然是作为经营科毕业,但我履历上足够优秀的成绩早让我在毕业前就收到了多家英雄事务所的招揽。

归根结底是我自己不满罢了。

既不会圆滑地隐藏自己,也不愿意屈就他人,无关实力名声,我只是想要辅助足以称之为英雄的家伙——勇敢无畏、无论何时都有着灼人眼球的光芒从内部迸发,甚至把自己都奉献给那名为英雄的荣光。

“你怕死吗?”

我对着无数或有名气或籍籍无名、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实力强大也好弱小也好的英雄问出过这个问题,各种各样的答案都听过了,所以才会觉得如此失望。原来现在已经不存在足以称为英雄的人了。

所以现在也只是例行公事的询问,作为我固执个性里的小小注解。

——彼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给出了怎样残酷的问题,只一心期待着符合心意的英雄出现。

对方楞了一下,显然没料到我会问出这样怪异无礼的问题,略一沉思后他还是回答:“不怕。”

那不是谎话,辨别过无数回答的我能分辨出来,虽然很少不过也是有能够得上门槛的家伙嘛。我稍微提起了点兴趣。

“怎样的死亡都可以?不为人知的的死去,赋予卑劣任务后屈辱的死去,被敌人杀死连尸首都找不到,同伴的背叛群众的绞刑……群杀咬杀毒杀刺杀烧杀绞杀扼杀棒杀殴杀压杀斩杀咒杀这样的手段也可以忍受吗?”

对方面色如常:“都可以。”

找到了!发自内心的原意为英雄的荣光付出一切,就连死亡都被作为砝码摆上天平的一端。我的脸因为极端的喜悦而扭曲,那想必很可怖,但我竭力使它平复下来。我一改先前懒散的态度,双手撑在脑边做出土下座。

“务必原谅我失敬的态度,请让我跟随你,轰大人。”

 

2.

那场非正常的面试后我成为了轰大人的助手,接手了事务所当前的大半业务。

轰焦冻确实是个堪当英雄的天才,无论是个性还是个性都是如此,这一点从他自己安排的训练计划可以窥见。我要做的只是微调不过值得欣慰的是24岁的轰大人身体体能正处于不断上升到达巅峰的时期,实力方面仍有无限的潜能,我也就不用费心在任务难度上。

我开始着手扩张事务所。

轰大人不愿借助安德瓦事务所的帮助,只能考虑借助轰大人的实力招揽新生代。整理事务所英雄名单的时候我发现名下有几位挂名英雄,轻灵、创世子Creaty、人偶……都是和轰大人一届的英雄。不过大多供职于其他事务所,想必招揽是不太可能,唯一一位显示只和本事务所签约的英雄也牺牲于一次事故。

我叹口气,对方的英雄排名很高,生前想必是位伟大的英雄。

把整理后的英雄名单交给轰大人, 才从战场下来的轰大人有些疲惫不过无伤,简单阅览后表示一切交由我安排。

轰:“近期还有委托吗?”

我:“回报率较高的委托已经全部完成,剩下琐碎的委托大部分交给新人练手,难度高回报少的就搁置了。”

办公桌后的人点点头,想到什么似的闭上眼:“给我安排几个,我的行程又空了。”

我本想劝轰大人不比这么心急,连轴转的任务和训练把行程表塞得过满,但参考轰大人近年的行程安排大多如此,也就接受了这样高强度的安排。不过就算老板不休息,雇员也是要有假期的,这种时候就算想忙也要好好放松了。

我:“那过年期间呢?”

轰:“……看情况吧。”

能推就推啊。看来传言和父亲安德瓦不合是真的。

 

3.

过年终究没能休息,敌联合残党的突袭让大部分事务所加班渡过了新年的第一天,轰大人作为领头力量更是直接参与了正面战场。之后好容易歇下来又进入重建期,因为战斗的出色表现委托量暴增。

总之没有一天闲着。

工作狂的轰大人也是忙得两眼一抹黑,等到约定接夫人出院的时间直接在事务所洗漱就由我驱车去医院。虽然这些琐事我一个人足矣,但是轰大人还是坚持自己必须在场。

几天没合眼,本想在车上眯一会儿的轰大人一磕眼立马就睡过去。

我瞟了一眼对方两色分明的头发,作为个性婚姻的产物轰大人毫无疑问是完美的。虽然颇受争议,但是为了诞生出更强的英雄,些微的牺牲是被许可的——社会需要足够强大、足以负担荣光的英雄。考虑到长远影响,英雄杀手的存在也是社会必然。

尽管轰大人不同意安德瓦的做法,他也是继承了对方的意志并将英雄火炬高举之人。

而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女性我很抱歉,我不得不感激她的苦难所孕育的轰大人。

……

“回住所吗?”

帮忙打开车门,轰大人把夫人扶进后座,我问道。

轰大人摇头:“去这个地址。”

我接过纸条,轰大人回头递给夫人钥匙。

轰:“新买的房子,装修和日用品已经准备好了。你也不想和我住一起吧。”

夫人:“抱歉,到这一步还要麻烦你。抱歉。”

轰:“没事……妈妈。”

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夫人那种恐惧混杂憎恶的表情从眼底剥离,她不再用看着谁的目光看着她的儿子,与此同时愧疚也从那张脸褪去,苍白虚弱再次占据了女人的脸。

夫人:“焦冻……别和不爱的人过一辈子。”

轰:“嗯。你见过他的。”

夫人露出一个笑。这个背负着伤害爱子罪责、这辈子不得所爱的女性非常坦然,她所剩的平安喜乐不多,仍然看透了爱子身上的苦难悲伤:“这样啊。”

之后一路无言。

 

4.

我从没想到五年后我会和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结婚。

她真的是非常非常优秀不,该说是完美,总之过分到我觉得自己这份幸运简直像是偷来的程度。

轰:“说白了就是单方面的狂热厨。”

我:“轰先生请不要诋毁我,我怎能到达厨那样高深的境界呢!只是觉得内人实在太可爱啦!”

轰:“……”这家伙没救了。

轰先生这时已经是英雄排名榜No.1,顺便No.2也是轰先生同届学生,是个看起来头发和脾气都很炸的人。

轰:“老样子抹茶?”

我:“嗯,谢谢。”

轰先生转头去沏茶,我自己在玄关脱鞋进门,熟练地翻出拖鞋换上,之后对着柜子上的相片一点头算作问好。

窝在布艺沙发抱住暖呼呼的茶杯,我喝了一大口,从胃到指尖都放松下来。我翻了翻手上的行程表:“最近有一个案子比较难,请您注意一下……您今年也不回本家吗?”

轰先生思考了一会儿:“不,我还是回一趟。”

我在空白处标了星号,想起来顺口说了句:“要空出行程去找夫人吗?夫人似乎打算和内人一起办一个邻居茶会。”

轰:“……麻烦她多陪陪妈妈。”就是拒绝的意思,虽然猜到了。

把改好的行程收进公文包,我又想到一件事:“您一直沿用的训练计划虽然说有按照情况调整,但是有些项目已经相当落后了,换成了其他项目。”毕竟制定时间已经是十五年前,就算雄英内部的训练器械都采用超前科技,一些放在现在也过于累赘。

轰:“……啊。”

微妙的走神状态啊……虽然能理解。我看了一眼这个布置温馨的家,轰先生甚少回家,虽然有请保洁工但长久不住未免欠缺了人气。这样的地方很容易就会想起谁,也很容易就会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过于冷清了。

这样想着我放下茶杯起身,事务所还攒着几件案子:“轰先生再见。”

轰先生没有回话,他似乎看累了正靠着沙发休憩。我再一次不合时宜地想到,对于这个人来说,也许忙一点才是一件好事吧。虽然对于英雄来说忙就是意味着和死亡并肩而行。

 

5.

向前台小姐打听的时候我两手空空,既没有花也没有水果。

反正ICU也不允许带这些东西。

经过消毒进入病房,我终于看到了许久未见的轰先生,脸色有点苍白,之前明明连光都没什么反应,今天忽然能坐起来了。轰先生看向我,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沉默地傻站在病床前,任由宝贵的探视时间流去。

轰:“妈妈她……怎么样?”

我:“夫人很好,事务所的运行也很正常。”轰先生的遗嘱和事后处理都是早就安排好的,基本不会有太多问题,人际关系也没有复杂到需要上演什么剧本的程度。除去是英雄外也只是个普通人。

轰先生一点头,因为原本使用能力燃烧着的黑发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所以那些夹杂在白发里看不清的银丝一下被凸显出来。明明才步入30却已经显出衰老的模样。

想来英雄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为了背负巨大的责任透支了自己作为人的部分,所以作为人的肉体过早的夭折。现在我已经无法说出为了荣光去死这样残忍的话了,我有了挚爱,有了想要保护她们超过保护世界的信念。

如果过去的我看到现在的我一定会想杀了我。

想到这里探视时间也没有多少了,算了,反正我口才也不好,能想到的也只有那个了。

虽然从问题都答案都一目了然。

我:“轰先生,您怕死吗?”

病床上的人缓慢地眨动睫毛,呼出的水汽在呼吸机上留下一小团越来越微弱的白雾,他慢慢闭上眼。

“我不怕死。我想见他。”

低哑尾音模糊在尖锐高音里。

END.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项脊轩志》

评论 ( 37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