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蛋糕系少女2

*乙女向

*np

*您的好友【逻辑】已下线

*您的好友【三观】挂机中

*同人文有美化成分,囚禁人身自由是犯罪请报警

————————————————————————————

第一个发现审神者不见了的是长谷部。

没在房间和书房看见审神者,长谷部冷静地用自己的机动疯狗一样把本丸翻了个底朝天,接着紧急召回了所有出阵远征的部队。

“没必要这么劳师动众……主人只是外出吧。”轮休的石切丸皱眉,他并不赞同现在实行的把审神者拘在本丸的行为。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出阵的清光一回来便拽着长谷部衣襟质问审神者的下落,同样面露担忧的还有大俱利伽罗。可是作为一个实干派对方显然不想先问个所以然,一声不吭往外跑逮人。

烛台切楞一下也反应过来,立马指挥在场的侦查高的短刀和脇差出去找人。作为永远慢半拍的三日月笑眯眯地在门边看着里面的一团乱。

而这边鸡飞狗跳还没完,马上远征的二三四部队也回来了,本丸门口一时挤做一团,性子急的听到一半就自己跑出门了,稍微有耐心些的、以及大部分没有当番的短刀自觉分成几对按区域搜索。

人仰马翻的折腾告一段落的时候本丸再次空了一大半,而且比出阵远征的人数多得多,留下的基本是跑不快的和……反应慢的。

“哈哈哈,年轻人真是有活力。”三日月捧着茶杯,藏蓝衣袖的划痕显示他出阵的轻伤没有手入。

石切丸倒是不意外三日月没有出去找人,他转头看向莺丸,平时品茶悠然的人此时眉头紧皱,看着就知道心不在焉。他心里叹口气:“实在担心的话,自己去找吧。”

茶杯一晃险些洒出茶水,莺丸神色还是不见放松:“我的侦查去了也不会有大用,不如在本丸静待主人回来。”

三人冷场一瞬。

“除了坐镇指挥的烛台切君,压切君倒是意外的也待在本丸呢。”三日月喝口茶。

石切丸想到一直跪坐守候在门口的长谷部,也慢悠悠喝茶:“啊,因为有和主人说好要在本丸等着吧。”

三日月:“这一点上倒是固执的很像是他本人啊。”

“啊,算是吧。”石切丸心想这本丸大部分人半斤八两,不然审神者体内的神气就不会如此混杂庞大。他随即苦笑一下。这里面毕竟有自己一份。

“有闲心关心压切君,你们倒不担心主上么?”莺丸也缓过来,半开玩笑的插话。毕竟活了这么久,总不至于那么急躁。

三日月闻言却是摆出略略吃惊的样子,当然肯定是装的,在场都清楚。

石切丸:“出去走走也好,我并不赞同拘禁主人。”

莺丸没发表意见,三日月就接话:“我也不赞同。”

幸亏没有急性子的,不然拔刀都有可能。虽然意见相反莺丸却起了好奇心:“哦?”

放下茶杯,三日月狩衣衣袖半遮,蓝眸的明月越发弯成一抹圆:“比起关在笼中,让驯养到不会觅食的鸟雀出去游赏一番也不是坏事啊。”

石切丸没说话,算是默认的三日月的说法。

莺丸当然不傻,如此直白的暗示他一下就想通了,但他还是反驳:“不把她放在身边会少掉很多时间。”

石切丸:“我们和她的时间……足够长。”

毕竟那鼓动的心脏深处、神经末梢的柔软、每一滴血每一寸皮肤都烙上了神明的气息,从真名到肉身,这个孩子已经默认是属于他们的了。

 

素白手腕露出一截,执着的深褐木勺微倾,清凉水流就淋在手心。红白巫女服的少女认真清洗双手,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接近的人。

“抓到了~主——人~♪”

突如其来的重量扣在腰上,少女一惊,勺里的水洒下大半,濡湿了白袜。

她急忙回头:“谁…乱……怎么在这里?”

金橘色长发的孩子搂得更紧、身体紧贴着脸也埋进她后背,额头则抵着肩膀:“您不希望看见乱吗?”

少女有些慌乱,一时不知道怎么作答。乱藤四郎是才来到本丸的短刀,她还不怎么清楚要怎么和对方交流。所幸对方只是撒娇没有追问的意思。很快他就换了话题:“主人偷溜出来就是为了来神社吗?”

少女点点头,意识到身后抱着自己的乱看不见后改为轻声应了一声,又舀了水倒在左手漱口。

“参拜的话本丸里不是有更专业的嘛。虽然是最末尾的,不过我们里也有受供奉的神明,祈愿的话直接对我们说不是更快吗?”乱嘟着嘴抱怨。

少女想了想:“虽说是这样……可是向本人祈愿让他平安总觉得怪怪的。”

乱:“好吧。那我回去会为主人说好话的,今天当值的几个可是急疯了,远征部队都被紧急召集回来了。”

少女手上动作一顿。

乱:“大家也不是不听解释,嘛,姑且还是做好折腾一晚的准备。”

虽然是才来到本丸,但是几天足够乱了解这个本丸究竟是怎么回事:过于懦弱的主人和动了噬主念头的刀剑们啊。海蓝的眼睛眯起,猫一般蹭了搂着的柔软身躯却引来对方的僵硬。

沉默许久,少女竖起木勺,用最后的水清洁勺柄,袖口滑下胳膊,洁白细腻的手腕宛如瓷器,骨肉匀亭的小臂却缠满绷带,一直延伸到被袖子遮盖的阴影里。个别地方隐隐渗出血色,似是剧烈运动后伤口裂开。

“我们回去吧,乱。”

“主人不去神社了吗?”

“不去啦。大家在找我,要快点回去才行。”

乱松手绕到少女面前。她垂着眼,唇抿着,细弱的身体轻微颤抖却还是牵住了他的手。明明很害怕回去的责问吧,还是牵住了他的手说回去,哪怕是好不容易才逃到这里。

一旦被找到就不可以任性了。

乱一瞬间理解了这个漂亮到有些柔弱的少女的想法,他握着柔软白皙的手,难得迟疑了。

按理找到人带回去就可以,但是他又觉得这样不妥,至少应该、应该……

“要不要和我一起逃走?”话出口乱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是他没打算反悔,他紧紧握住了少女的手。其实这个场面有点好笑,一个尚且稚嫩的孩子握着少女的手说要带她逃跑,口吻偏偏郑重其事得让人笑不出来。

少女摇头:“不回去大家会担心的。”

“可是——”“我是被爱着的。”

乱不可思议地看着少女。柔和的眉目弯弯勾起一个笑,像是新月或者是风力的柳叶,褐色瞳仁清澈干净没有丝毫说谎的不自然,相反颊上娇俏的红晕点缀着这个笑容。

“我啊,被大家深爱着呢。”

因为被爱着所以一切都可以容忍,一切都可以被原谅,犯下的过错也能包容——以这样卑微姿态乞求着爱意的少女。乱那一刻深刻地感受到眼前新主的悲哀,又不自觉的被那种姿态所吸引。

假如被如此渴求的是自己的话……只要给出足够的爱就会被那双漂亮的眼睛收纳在眼底吗……会被那样温柔到纵容地对待吗……

您可以要求更多的,因为您是我们的主人——这句话含在嘴里又被乱吞下去,最后他只利用自己新人的身份强行加入了今晚的寝当番。

“深爱着您呢。”

唇舌舔过耳后的皮肤,金橘色长发的孩子调整了少女的姿势让她背靠着自己能更舒服,在少女因为身上的冲撞忍不住的痉挛挣扎时,说出了自己的爱语。

“但是我啊~还想要更~多更多的爱您~❤”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