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勇 溺亡性游戏2

*阿鲁碳生快~\(≧▽≦)/~

*真正意义上的年更(´・ω・`)

*坑,大坑

*溺亡性游戏1

————————————————————————————

人类是需要交流的群居性生物。换句话说和人交往就像吃饭或喝水一样,缺乏的话会死,会导致精神或物理上的人类存在本身被抹消。

所以快要饿死的人连观音土都可以吞下,快要渴死的人疯狂畅饮海水,阿鲁巴抖M一样被嘲讽还贴上去的行为就有了解释。

“连自己身为抖M的本质都不敢面对了吗这个畜生都不如的勇者桑。”

“根本不是抖M好吗?说到底不都是因为你一直在单方面欺负我!而且面对那种本质就算超过畜生也不开心!”

“不,是和畜生齐平。”

“那是什么奇葩的动物?!”

说完阿鲁巴大口吸气平复缺氧的大脑,机关枪一样的吐槽相当消耗体力,才一下他就觉得脑子晕晕乎乎。连续跋涉的疲惫更是腐蚀大腿的酸液,每隔几步他都不得不小跑追上走到前面的罗斯。

好想念床啊……肚子也好饿想吃咸玉子烧……

背着巨剑的像素身影又在前边了,伸手去够也够不到,沙硕地面始终蒸着层热气把本就抽象的颗粒扭曲成一团晕开的墨点。阿鲁巴摇晃脑袋告诫自己清醒点。

“哎罗斯你等等——”“就这休息吧。”

阿鲁巴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是赶着去城镇吗?食物还好,我们饮用水快没了。”

新手大礼包除了罗斯这个指(抖)导(S)精灵附带各十份的水和食物,幸亏如此不然阿鲁巴得和罗斯一起死这儿。

“有更快的方法。”

“那你之前在干嘛?!”

“观赏勇者桑累的要死发出恶心的哈斯哈斯的喘气声啊。”

够了就不该和这个抖S较真!阿鲁巴找到岩石的背阴面一屁股坐下去。罗斯站在原地看着阿鲁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这个表情出现在一个全身都是像素点的像素人身上实在太微妙了,很难想象组成眼睛的几个红色色块居然能产生那么凌厉的视线,阿鲁巴觉得自己全身都被割开放在天秤称量。

“勇者桑的生日是哪一天?”

“三、三月六日。”

阿鲁巴差点咬到舌头,对方难得慎重的表情让他不自觉坐直身体。

“有背过π吧勇者桑,从倒数第九位开始,每个数字相加除以四乘以四十五和三十的最小公倍数除以十五,结尾接上勇者桑的生日数字是多少?”

“呃……3、36除以4…90/15……5436?”

“G——M——有人使用金手指——”

“等等?!发生了什么?!罗斯——!”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铠甲士兵架住了阿鲁巴,速度之快之莫名其妙让人怀疑是不是他们早躲好了。后来阿鲁巴才知道这个游戏的防金手指机制有多神经病,随便一个地方都可以刷新出守卫甚至包括男女厕所,当然这是后话。

“感谢您的配合,我们能抓住这个多次使用通关密匙的老金玩家,多亏了您。”

领头的队长敬个礼,向罗斯出示了通缉令。阿鲁巴当时就懵了。

“不对!我不是通缉令上的那个人看清楚了我们画风不一样啊!”

队长狐疑地对着画像和阿鲁巴看了一遍。

“别狡辩了,顶着马赛克脸的整个大陆只有你一个。”

“……你们的脸不都是色块吗跟马赛克有什么区别?”

“真失礼啊勇者桑,连游戏都不肯付出努力而要使用金手指,想要不劳而获的家伙还是在监狱里好好改造吧。”

“……”

“为了营造良好的游戏环境,弗六六将被封号收押两天。”

阿鲁巴已经没有吐槽的力气了。代号也好、坐牢也好、抖S新手引导也好,一切放到一边,他心累。就这样他垂着头,任由卫兵架着。

守卫使用了守卫特有的回城技能,罗斯目送一行人消失在原地。接着他转了个方向,向着和原来相反的方向走去,不用照顾阿鲁巴的速度他的行动也快不少。

“……应该来得及在勇者桑出狱的时候去接他。”

他笑了笑,左手握紧松开,若隐若现的流畅线条几经晃动又恢复成毛躁的像素点的样子。


TBC.

评论 ( 3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