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 塔

*童话paro

*七零八碎还参杂不明物也是没救

——————————————————————————————

到达目的道路注满了细密的文字,右上北极星的图标刻意放大了。标注道路的新制羊皮纸透着鞣制剂和羊脂膻味,深绿外套的旅人打了几个喷嚏。

他要去的地方似乎是很远的,所以他需要地图,可是潜意识里他又觉得自己不需要,就好像归巢的鸽子明晰自己的目的地。

沉默行进的道路一整天都没有风,雾气挥散不去,远方也总有扰人的水声。他在原地等待了三刻钟,丢开打转的红蓝指针再次上路。

这次稍有改变。穿着铠甲的士兵躺在道路中央,他去问路,士兵伸出的指骨断了三根,无名指空落落地套着过大的戒指。

非常感谢。

他恭敬地低下头。

 


船身是用木头做的,又小又窄,四边枣核般拱出一个弧度,除了摆渡人堪堪容下一个乘客,底板刷了防水的白漆。他不得不收起四肢,以免手脚磕碰潮湿木板。

幸而水流平稳,船只滑行在水面惬意的好像一尾鱼。

撑船的青年站着摆动木浆,仰视的角度让他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毫无疑问那不会有多快乐的脸,更没有对未来的希望。汗水从摆渡人的额头滴到脚背,又立马被阳光蒸干。

“我只要把船篙交到其他人手上就可以走了。”

摆渡人对他说:“你愿意代替我一直在这划船吗?”

船慢慢划过了河中心,继续像尾游鱼一样游近对岸。

“我不能。”

他慢慢回答。

“我要去找到公主,只有他知道希望在哪儿。那是我无论如何都要去追寻的,我的命运就是这样。等我找到希望再来替你划船吧。”

“骗子。”

摆渡人小声嘀咕,随即他笑起来。

“快上岸吧,船要沉了。”

 


迷路的孩子坐在他肩膀上,草绿的眼睛好似东方的上等玉石。

他用外套裹住孩子瑟瑟发抖的身体,但是孩子的嘴唇仍旧是紫色的。他抱着那幼小的身体好像抱住了一块柔软的冰。这里没有吃的、没有人、自然也没有医生,他们要做的就是不停不停地走直到走出去。

要是有可以生火的树枝就好了。

他想。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怀里唯一呼吸的生命彼此取暖。

“我的翅膀丢了。”

“翅膀?”

“是的,我的两只翅膀。”

说话的孩子缩在他怀里,他能感觉到有什么液体止不住的下淌,从他的臂弯滴到土地。失血过多又得不到补充,这个说话柔软的他怀里的小安其拉就要死了。

“我也要死了,马上。”

他试图安慰对方,但是他从来都不具有这项能力,他尽会说些讨人厌的话。虽然都是实话——他早就体力不支,可是这里一点可以吃的东西都没有。

“你不会死的。”

“你是我的翅膀,我不会让你死的。”

他有些困扰地摸摸自己的脸,那上面没有羽毛。孩子沾血的嘴唇触碰他的额头。

“我把我的面饼和葡萄酒都给你。”

 


高塔的公主早已放下长发,等待着来人的解救。

他很轻易就爬进塔,除了长有荆棘这座塔就跟其他的塔一样没有任何分别,既没有看守的龙也不存在骑扫帚的女巫。朱红的窗框有些掉漆,他的鞋底蹭到了些许涂料。

公主有着漂亮的玻璃珠子一样的红色眼睛,戴着手套的手握住枪管,把枪柄递给他。

“里面有五枚我装的子弹。”公主说。

“我开枪你会告诉我希望在哪吗?”

“会。”

他毫不犹豫把枪口对准太阳穴扣下扳机。

 


窗框的掉落的油漆被细致粉刷了。短发的女巫恶作剧地踩掉了未干的油漆,弄脏了地板。

“我装了第六枚。”

公主想了一会儿,点点头。

“我没有食言。”

这就是最后了。


END.

—————————————————————————————

最后想了想还是解释一下……毕竟比较抽象。

旅人是追寻的希望踏上旅程,但是他所追求的希望正是为了他惨死在路上的几位,所以公主最后直接给旅人必死的枪让他自杀去见希望。

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嘛,其实有一定宗教表述……_(:зゝ∠)_

我最喜欢的童话果然还是围巾的那篇啊(翻出来再看几遍。

评论 ( 7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