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7/7

*乙女R18注意

*麻醉play注意

*拖了这么久……懒癌晚期的我选择狗带_(:зゝ∠)_

——————————————————————

“呐呐,要做吗?”

棕肤男人手里的止血钳几乎是哐当一下砸进盘里,金黄的眼睛瞪大,放在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意外的可爱。女人好笑地重复一遍。

“我说,俱利酱要干我吗?”

直白粗暴的让人不忍直视。

平复心神,大俱利连眼神都没施舍一个,手稳稳地端着柜头另一个盘子来给女人缠绷带。刚刚缝合好的伤口有些渗血,要用酒精棉球擦拭一遍。也是为了预防感染。

“下次包扎别找我,我不是大夫。”

漂亮地缠好绷带,垂下的刘海几乎盖住大俱利的金瞳,仅露出素色的唇。

“有什么关系,偶尔跟女朋友亲密接触一下增进感情嘛。”女人漫不经心,随即话题一转,“我刚刚的问题俱利酱还没有回答哦~”

“腰麻效果没过,你动得了?”

女人一摊手。 的确,药物作用下下半身已经失去了知觉,大腿切开缝合的部分也不曾有任何感觉。

“所以靠俱利酱呀。”

大俱利懒得跟她扯皮,她心血来潮的时候多了去,有些话听听就过了。心里这样想的,耳朵尖儿却红了个透。

女人眼尖,什么都瞧见了就笑眯眯的,上挑的丹凤眼含嗔,最是勾在人心上。媚而不俗。

大俱利撇了眼连忙转头,脸早红了半边。也幸亏肤色遮掩才没那么打眼。

这妖孽眨眨眼波光流转间就能惹事,天生的本事。俗称事儿精。

瞅着差不多,女人勉力撑着上半身,攀住大俱利肩膀,吹气一样说话:

“俱~利~酱——”

预料之中被摁倒了。

嗯……接下来该说点什么呢?女人想了会儿,对着压在上方的大俱利露出了非常诚恳的表情。

“请稍微温柔一点呀。”

说着这样恳求的话语,却没有与之匹配的想法行动。女人微微舒展身体,摆出软糯可欺的可口样子,把身体全然交付于恋人手中。温顺得让人想要弄坏她。

毫不犹豫咬在侧颈,坚硬的牙齿陷入细腻柔韧的皮肤,大俱利舔了舔嘴唇沾上的血珠,金瞳对上女人转过来的视线。

“有点痒……嘛都说了温柔点啊。”

温存的抱怨,随即女人软弱无力的手攀上肩胛骨,气息相融,唇齿交缠,新的血味逸散在口腔。

大俱利拇指蹭过唇角的口子,看着偏头笑得眉眼弯弯的女人,最后认命地舔去她唇上的血色。

啃咬间伴随着双方悉悉索索的衣料磨蹭声,吱啦的拉链声下男性粗重炙热的吐息全喷在脖颈,女人歪头躲开,却被猫一样蹭了蹭。细软毛发的触感相当好,女人顺势又摸了两把。

“……我去找润滑剂。”

视野明亮不少,精神上的压迫感顿减。女人半撑着,看着大俱利翻找。

窄腰翘臀,肋骨向着髋骨上方迅速收缩的腰身线条真是一等一的漂亮。随着大俱利俯身翻找的动作,深色发丝几次拂过蝴蝶骨,发梢的红色趁着蜜色皮肤说不出的撩人。

女人眯着眼,心想自己口袋里就有润滑剂的事就当不知道好了。

……


点我点我~\(≧▽≦)/~啦啦啦


END.

评论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