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6/7

*乙女R18注意

*ABO设定注意

*发情期万岁

*阅读有不适请尽快退出

————————————————————————

差一点点……只要伸出手……

还有十厘米……

仅仅半个手掌……

玻璃注射器内的粉色药液泛着轻微的红,如同沉淀过久的果汁,安安静静横在不远处的地面。发情期的大脑近乎饥渴的疼痛,带来高温的眩晕,我眼前一片晕开的粉色光影,肺部如同一架被拉扯的风箱般汲取氧气。伸长手,我要去够那沙漠里最后的水,黑暗里唯一的光——纤长手指轻巧从我面前抽走了玻璃瓶。

“哈——哈——哈————”

“这个就是,抑制剂吗?”

声音不疾不徐,尾音柔软。我喘着气没搭话,思维一片混乱,根本听不进什么东西,就算听见了也没法立刻做出判断。

朦胧视线里注射器摆在桌面,我被抱起,安放到床褥上。眼前垂下的粉发卷曲着,在末端形成好看的弧度,带着浅淡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

宗三左文字……

熟悉了这个人味道的身体自发地再次兴奋起来,黏糊糊的体液克制不住外涌,浸湿了薄薄的内裤。

视线几次聚集又溃散,瞳孔如同失去控制的光圈,明明暗暗几次后再无动静。空气里Omega的信息素随着情绪波动更加浓郁,几乎到了呛人的地步。我想说些什么,但是声带竟紧绷得话都说不出。

宗三靠近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坐在我身边一遍遍从上至下抚摸脊骨。然而我却抖得更加厉害——也许是悲哀,也许是喜悦,我静坐着,身体里吞没城市的狂潮让人无法辨明出发点的本源,只一味被它支配着落泪。

“我回来了。”

呆若木鸡的我像是被狠敲一下,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呜呜呜——呜哇——宗三……呜呜……我梦见你碎了……连一点碎片都没能拿回来……好可怕…我好害怕……”

“啊……您还真是,喜欢想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毫不客气地回应我的是略有些冷淡的回答,我却觉得欣慰,只要他还活着,名为“宗三左文字”的人还活着,一切就都是可以容忍的。

“那么您还需要抑制剂吗?”

我楞了一下。喜悦上头,导致思考都不那么顺利了。粉发男人笑了笑,鸳鸯眼眯起。

“您的信息素越来越浓了。”

听出这句的潜台词我脸腾的一下红了。好吧,现在孤A寡O,干柴烈火的也该发生点什么。更何况我是被宗三标记的,属于他的Omega,没有必要再用抑制剂解决自己发情的需求,于情于理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张了张嘴我想要说好,却一个音节也蹦不出。

嗓子坏掉了吗?


点我点我~\(≧▽≦)/~啦啦啦


END.

评论 ( 8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