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1/7

*乙女R18注意

*剧情和逻辑被作者吃掉了

*自私偏激言论不适如有不适请勿继续阅览

*主角很渣,很渣,很渣

——————————————————————————————

最开始选择石切丸是因为偏好成熟稳重的年上恋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偏好……跟能照顾对方的人恋爱会比较轻松啊,不然还会有其他原因吗。

大概这样,我向石切丸提出了交往的请求。

虽说有点草率,但是对喜欢的人表达爱慕,这样的心情根本无法压抑住吧?

当然,这样肆无忌惮表达爱意的同时,我也就无法对回应什么的抱有期待。

毕竟爱是一个人的事情嘛。苛求被告白者负担陌生人的心意,并一定对此作出回应实在是太失礼了。更何况得到的回应如果超出告白者的意料,走向对双方都不利的局面,反倒会变成一桩麻烦事。

所以石切丸给与了肯定的答复后,我反倒是吓了一跳。

是出于对异性仰慕者的同情或者后辈的怜爱?

我猜想着,却没有深究的意思,既定事实后再去揣摩别人想法就是完完全全的无用功了。

“嘶——轻、轻点!”

“啊抱歉抱歉,这方面我相当苦手呢。”

“……那就别自告奋勇大清早地跑来啊,被服侍惯了的神剑大人。”

我半真半假抱怨。

冰凉的手指插入发间,从上至下、一点点触碰着,耐心又笨拙地解开纠缠在一起的发丝。梳齿再一根根分开它们,极缓极缓地向下。我半眯着眼,细致的动作带来难以言喻的享受。

鼻端的空气尚带着几分露水的湿气,晨光微曦,庭院里青翠蓬勃的植物拉扯着向上,膨胀的木质部发出细小爆裂声。

太安逸了,让人来不及生不出反抗的心思,温柔缱绻的气息已经蛛网一样包裹住己身。


……


点我点我~\(≧▽≦)/~啦啦啦


……


恋情也好,友情也好,亲情也好,持续不断地喜爱总让人疲倦。为此舍弃旧事物,期待新事物激发新一轮的热情才是精彩度过暂短人生的最好选择。

我自己差不多就是这样,口上说着想要安逸,但是一旦感到无趣,自己一定会做出无法想象的事情吧。无法被同一件事物满足,只能有选择的舍取,啊啊,这也是人生的一部分。

这件事我对石切丸直言不讳,他只是一笑置之,偶尔拍拍我的头,递给我茶点好像纵容无礼的小辈。

……我哪里给了他奇怪的误导吗?

我想了很久。除了交往的口头约定,我们并没有其他的书面形式的契约。我不懂石切丸误解了什么,事实上我们已经对彼此尽了所有道德上的义务,在某一方厌倦提出解除关系后,无论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我们都会变成陌生人。

这样条理清晰的结构下又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作为御神刀活了太久,快忘记自己作为武器的本分了。”

我一时诧异于微妙的话题转换速度。但是之前的问题解释起来很麻烦,最后我也就默认了话题的继续。

但我又不是刀,这话和我说有什么用呢?


……


点我点我~\(≧▽≦)/~啦啦啦


……


我被告知体内神气严重超标,绝无返回现世的可能。最糟糕的情况是在本人毫无自觉的情况下被强制神隐。

带来悲报的使者嘴角含笑:“野兽终于被拴上链子,好好关在笼子里了呢。”

我放下体检报告,心下了然。

“什么时候野犬也敢学着家犬在我面前狂吠了?”

“……你要是因为强制神隐死掉就好了。”

“丧家之犬还是夹起尾巴做人比较好。”

送走来客,我撑着下巴坐着,出战的第一部队不久就归来了。石切丸照常递交报告,我也坐着安安静静地听着,直到他说完才开口。

“神气的事情是你做的?”

“是。”

“为什么?”

“让你由着性子胡来,早晚有一天会变成最糟糕的事态啊。从臣下或者从伴侣身份来看。”

我一时也没有问的了。呆坐着看着庭前的落花,突然就困顿地靠往石切丸肩上。现世和本丸也没有值得我拼死去闹的价值,在哪都好,厌倦了再说。不过原本温吞的神官也有这样一面……又可以新鲜一段时间了。

“石切丸,你还记得自己身为刀的本分么?”

茶香扑鼻,我闭上眼。

“哦呀,想起问这个了?”

“有点好奇了。嘛,毕竟我活了二十年,到现在还不知道人的本分是什么呢。”


END.

————————————————————————————

最后一搏,这都不行我就真的放弃了QAQ

让我安安静静地当一个大写的污_(:зゝ∠)_

评论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