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性倒错

为了挑战下限而写,感觉雷很正常,欢迎践踏作者碎成渣渣的玻璃心。

有碎刀注意!

———————————————————————————————

我的老天!到底是世界疯了还是你疯了?

你看着眼前成双成对的男女可以称得上目瞪口呆——更正是成双成对的女性和刀剑。他们手挽手姿态亲昵,和你一样性别的女性娇俏地笑着附在男伴耳边低语,晚会的柔和灯光笼着这一片祥和隐隐绰绰显出些暧昧。

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女性审神者聚会却给你的世界观带来了毁灭性的冲击。毕竟在社会上男女相恋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或者说是被排斥、被贬低、被唾弃驱逐的异端,虽然你不信宗教但是也大概知道这群人被斥责为背弃上帝的堕落者。

但是现在他们竟然堂而皇之的聚集,公然地拥抱和接吻!就因为远离现代社会所以肆无忌惮?还是正是为了撕下伪装才选择这份远离现代的工作?这一切你不得而知,莫大的恐慌笼罩了你,你不由得揪紧裙子下摆。

 

“主将?主将!你——没事吧?”

身边的陆奥守吉行掐住你的肩膀摇晃,你一个激灵醒过来,拍掉了对方的手。随即你急匆匆地向外跑,不想再看这些,天不遂人愿你没跑两步就和人撞上了。

因为冲力你踉跄后退两步好歹稳住了,对面的小姑娘却“哎哟”一声几乎跌坐在地上——如果不是她的近侍从身后环抱住她,意识到这一点女孩子的脸立马就红了,她别过脸却没有推开男人。

“还请稳重些啊,主君。”“又不是我的错……而且快放手!”

你怔怔地盯着面前的一对,要是往常你肯定是发挥绅士风度上前诚恳道歉并请求请客以示歉意,从小接受的教育也要求你面对同性有礼而耐心,但是你现在没空维持自己的仪态了。

 

巨大的刺激让你几乎发疯!

 

你想自己是误入了撒旦的晚宴——但你仍是神的羔羊,跟这里格格不入。

后面的陆奥守已经追了上来,你急忙绕过那对主从跑向出口,你现在谁都不想见,特别是自己的部下。一想到跟自己朝夕相处的人可能是繁殖者*你就想吐!

不停地跑直到筋疲力尽你才放任自己摔在地上,扬起的尘土黏在满是汗水的皮肤上很难受也让你的裙子变得脏兮兮的,但是你觉得这远不如你身体内部的痛苦来的大。

捂住嘴无声地干呕,心理上的不适像是把剪刀沿着你的肠子剪下去。但是这时候你反而能思考问题了,名义上是政府征召审神者从而创建的地方变成繁殖地*为何没有人发现?不可能所有人都是繁殖者,像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但是为什么至今没有人举报也没有在任何媒体上看到报道?再说了自己当初选择这份工作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参考了网上的风评,其中也不乏参与者的评论——待遇好、坏境佳、更是促成了无数伴侣。

无数的疑问盘旋在脑海,过度运动后疼痛的身体极度疲惫,渐渐地你连思考都做不到就这样坠入黑暗。但即便是梦里你也相当不安稳,杂乱无章的记忆碎片似海潮铺天盖地席卷,你没有逃离的办法,只能努力蜷缩着身体被包裹其间。

“对不起亲爱的……马上,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女人抱着你低声呜咽,你始终看不清她的脸,只觉得悲伤,但并不是因为身体的疼痛和额头的血糊住眼睛的不适。

接着你醒了,阳光从窗户扑到你被褥上,空气带着草木气息。你环顾四周,知道这是你的本丸,应该是陆奥守把你搬回来的,沾染灰尘的裙子已经换成了睡衣。

 

昨天的事情……

 

你又想起昨天那场聚会,觉得无论如何还是应该先报警,哪怕这件事背后是政府的默许你也不会放任事情的发展。可是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跟警察解释了来龙去脉后却只换得了一声轻笑,对方全然不在意反而用一种你莫名其妙的态度来劝诫你不要报假警云云。无奈你只能放弃报警转向网络举报。

虽然只能登陆审神者论坛……但是也许能找到繁殖地里的同伴吧。

帖子发出没多久就收到了回复。你打开逐条审阅不想放过一点同伴的消息,但是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信息淹没了你,你只能蜻蜓点水一般看下去。

 

标题:《政府工作地沦为繁殖地有没有人管?!》

 

1L楼主

如题。并非歧视,但是繁殖者公然成双成对的社会现象无法容忍。

 

2L跑得快长谷部

沙发。

 

3L莺丸的茶杯

哦哦哦又找了可以水的钓鱼贴!

 

4LXXXLLL

前排围观。鉴定这是引战帖,斑竹删了吧。

 

5L不留名白领巾

这明明是耽美小说嘛~LZ快更我看这题材不错哟~

 

……

 

『真是世道好过头腐女呛人都理直气壮了。』

『无法理解楼主的思维,这世界观还是回娘胎回炉重造吧。』

『日!你看不起异性恋你还不是爸妈生的!早知道你爸那时候就该把你射在墙上!』

『坐看吊打腐女癌。』

 

……

 

你越看四肢越冷,阳光照在你身上火辣辣的疼,但是你额头却冒起细细密密的冷汗。

 

这世界疯了。

 

你惊恐地丢开手提电脑,这动静引来了恰巧在附近的厚藤四郎,他打开门“大将”的声音喊到一半就变回了短刀。你抱头尖厉地嚎叫,哪怕只是男性的小孩子但对于无法再接受任何刺激的你而言这就是压死你的最后一根稻草,反应过度的你直接切断了灵力供应。

整个本丸一下子陷入死寂,短刀们直接支持不住变为本体,靠的近的几把打刀肋差仅仅是撑到你门口就不行了,你听着人的躯体闷闷地砸在地上,觉得心里越来越空最后连崩溃或是难过都感受不到,一直被道德克制的暴虐翻涌上来支配了你的行动。

于是你穿着里衣走出门,路上看到了许多因为失去灵力供应却撑着一口气的刀剑,你饶有所思地停下,看着刀剑在你面前喘息着挣扎最后还是变为本体。你现在的状态就像是失去了同情心和道德善恶分辨力的孩子,顽皮地把蝼蚁丢进水里还“咯咯”的笑得开怀,仅仅凭借人类天性的暴虐残忍行事。

随手拖着把打刀,大太刀你实在拿不动,你目的明确朝着锻造室走。经过大厅时你看着靠着门框皱眉望向你的三日月宗近不禁感叹不愧是太刀,能撑这么久。于是你稍微花了点时间等他消失,对方却突然弯起眉眼笑起来。

 

“嘛,这世上哪有什么亘古不变的东西,对吧主将?”

 

你一愣对方已经变回了刀形,你也只能拿起刀。后面陆陆续续遇到了鹤丸国永、一期一振、小狐丸和江雪左文字,勉强抱着那些刀你终于走到了锻造室,刀匠也消失了,你只能一个人放下刀,打开常年烧得正旺的火炉再一把把刀往里丢。等到你走出锻造室的时候,失去灵力的庭院已经凋敝得不成样子,空气里满是呛人的尘土。

你走出本丸,开始漫无目的地游荡,看见白衣绯跨的审神者就上去笑嘻嘻地说“我爱你,请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当然,这种不正确的告白除了被骂神经病恶心也没什么其他用处,要不是顾虑着你是女孩子可能你还会多挨几巴掌——也有人接受不了同性的告白愤而出手。

然后你没游荡多久就被闻讯赶来的政府人员带走,但是直到被丢进牢房你还是没有什么实感,这个世界就像和你隔了一层玻璃,你看着外面的一切事不关己。

 

你的本丸的事情很快就被当成反面教材挂上了论坛,然后你每天在牢房里的事情又多了一项——猜这次探监的人能不能骂出新花样。偶然的你可以从狱卒那里知道关于你审神者身份是否剥夺的争吵进行到哪里,更多时候狱卒是抱怨一份的工资两份的差,他还要兼职饲养那些白色小怪物。

你倒是觉得怎样都好。

 

透过透气窗你仰望天空,没有任何的忏悔和向往,唯一的烦恼还是你的梦境。

那个哭泣的女人实在很讨厌,因为她总是哭得你的心很疼。但是你没办法控制梦境。你只能尽量不睡,但是越这样你就越梦到她,有时候闭上眼都会看见她。最后你没办法,只能妥协。

然后你梦见那女人不再试图逃跑,你反抱住女人,轻轻在她背上拍着。

“好的,妈妈。”

回答的话脱口而出。

 

你当场呆住了,那句话打碎了你伪装的冷漠,那层你铸造的保护你的玻璃分崩离析,记忆的浪潮席卷而来泛着悲伤的腥气淹没了你。

你想起自己刻满脏话的书桌,总是倒上胶水的椅子,围殴的家伙们脸上轻蔑的笑容,还有被所有人避之不及的孤单背影。

你想起自己的情书被贴上公告栏后,他人恶意的视线和母亲从校长室出来时无奈的叹息。

你想起曾经喜欢过的男生毫不客气地指着你的脸说恶心,并对前来的大人说“是她来勾引我的!这个繁殖者!”

你还想起中学毕业舞会上你被几双手推上舞台,台下瞬时鸦雀无声,你看见妈妈站起来歇斯底里地尖叫,冲上来用手绢使劲擦你脸上“繁殖者”“母猪”“女表子”的油性字。手绢很快就染上了你的血,但是你的母亲还是那么用力。在台底的切切私欲里教师急忙疏散人群,头顶的灯光晃得你眼花。

……

“对不起亲爱的……马上,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好的,妈妈。”

……

“乖孩子,告诉我你是繁殖者吗?”

“……是。”

你看见年幼的自己抬起手一再抹去女人的眼泪,最后轻轻地说:

“但是现在不是了,妈妈。”

 

2296年1月,审神者计划归入平行计划。

2296年5月,政府首次正式与平行时空当局会晤,签订《原则宣言》。

次年7月第一批考察团回归,带来第一手研究资料。

……

“虽然建立了外交但是民众们对于所谓的‘平行世界’依旧一团雾水,所以能请您说说您在那边的见闻吗?”

你看着面前成熟稳重的女主持人恍惚了一下,之前噩梦一般的日子已经过去,考察团回归后后你也被放回这个你熟悉的世界。这么一番折腾下来你倒是成了名人,现在还有正规的全球直播。

“其实两边世界的科学技术差不多,对方也不是蓝皮肤的外星人无法交流,最起码大部分的相同词汇足以支持日常交流……”你念着事前准备好的东西应付观众,主持人也配合的打哈哈,偶尔插几个笑话调剂,但是你总是觉得这次采访不会那么顺利。

“我听说似乎两边世界的爱情观有些不同……您有什么看法吗?”

“……”你的口红一定和嘴唇一起僵成了弧形。妈的你说什么来着。

但现在是直播,你不能提出任何异议也不能由着性子走人,在异性恋权益运动空前高涨的现在,你必须安排一个最为妥帖的回答给民众——不至于无趣刻板又不会煽动人们引发暴乱。

“……是的,那是一个繁殖者主导的世界。”

“那您岂不是很辛苦?我光是想象一下繁殖地的情形就可以叫我毛骨悚然!”女主持人夸张的动作丝毫不能感染你,你脑子里拼命地寻找可以应付的词汇准备接下来的回话,手习惯性的在交叠在牛仔裤上。

“的确,那种坏境很难面对,心理上的不适几乎逼疯了我。有些习惯根深蒂固不是我个人可以决定的,我知道要面对它太难了,真的,非常的难以忍受。正常人与繁殖者的相处怎么想都是疯狂的,正常人一定会先疯掉。——无论他信不信天主教。所以我回来的时候一个人想了很久,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这件事,总有东西要从这里喷出来。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说出来——”

你直起身指了指自己的左胸膛,然后转头对着摄像机笑了笑。

所有人都在看着。

 

“我是个繁殖者。”

 

【正是那一句话引爆了全世界全面的异性恋权益运动。

——那是从上个世纪以来除男权运动最大规模、波及范围最广、影响力最为深远的一次人权运动。

同年荷兰通过开创性法律,允许异性恋伴侣结婚。

……】

 

关掉网页你无聊地翻滚,旁边的人轻笑一声摸摸你的头顺手递给你一只剥好的橘子。叼住橘子,你拍掉对方的手继续滚,看着对方又拿起一只苹果准备削,你觉得不能再这样懒惰下去了,要知道自己好歹也是个引导运动的领袖人物。

 

“我说,要跟我进行一场改革浪潮前端的革命旅行吗?”

“嗨,主将。”


END.


*繁殖者:对于异性恋的蔑称。

*繁殖地:(*私设)异性恋者聚集地的蔑称。


评论 ( 2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