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非饲养手册4

女审神者注意。乙女心注意。

———————————————————————————————

L小姐初次解开绑小非的绳子让其在本丸自由活动的时候,遭到了所有刀剑的一致反对。其理由之多L小姐花了十分钟才总结起来——看着糟心。

然后L小姐就想不通了,明明铠甲造型酷炫后面还拖着跟卖萌的骨头尾巴怎么就这么不招人待见。怎么都想不通的L小姐决定去邻居家问问。当然她走之前有记得找人带小非熟悉环境顺便照顾一下。

于是小非就站在水塘边和L小姐随手抓来的壮丁大眼对小眼。

大俱利伽罗表示自己只是出来透个气,发展成这样简直是无辜躺枪。

“麻烦。”

他切一声扭过头,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回头看到身后呆愣的小非他扬扬下巴示意对方跟上。还好检非违使们也是有一定的组织性,也就是说简单的命令他们还是看得懂的。于是小非傻愣愣的跟在大俱利身后,在短刀惊奇畏惧的目光里转悠完了整个本丸。期间大俱利简直被那些不时路过的太刀大太刀们烦死——好奇的话你们大可以像萤丸一样凑上来看个仔细,复数以上的擦肩而过神烦。

不过好在本丸也就这么点大,再加上两人一个懒得介绍一个不懂提要求,也算速度的搞定了。

“别跟着我。”

小非歪头看着自顾自走远的黑皮,身后的尾巴尖儿翘起摇了摇。

“所以……这家伙也跟来了?”

药研指着厨房里东张西望的小非问大俱利,大俱利没问答,药研猜现在的大俱利应该是黑着脸的。因为本丸的伙需求量大,所以都是大家轮班制作,今天正好轮到药研和大俱利。

“麻烦让一下。”“……”

“是的,请转身让我拿一下食材。”“……”

“抱歉挡着锅了。”“……”

“……这次你并没有挡着什么。”“……”

“碍事。”大俱利皱着眉把小非丢出厨房。药研默不作声,直到大俱利关上厨房门。

“放他出去好吗?厨房跟刀库很近, 收缴的武器都在那里。”

“你怕了?”

“并没有。只是这违背大将的意愿。”

大俱利削胡萝卜头也没抬,他并不觉得大将是为了监视检非违使而交代他,但对药研的说法他也不反驳。

“我对被驯养的家畜没兴趣。”

一只爪牙被磨平的野兽能翻出多大风浪?现在的检非违使连本丸里随便一只短刀都打不过,就算他拿到自己的刀大俱利也有自信一个人干掉他。

把切好的食材丢进锅里,开火,药研也没再开口找话题,两人就这么沉默着推着满载咖喱的推车出厨房。

“……你怎么还在这里?”

大俱利的眉头几乎可以夹死苍蝇。

相反厨房门口站着的小非看见两人出来头盔里的蓝光闪了闪,显然情绪波动很大。

“啧……随便你。”

最后晚上L小姐回来看到黏着大俱利的小非表示非常欣慰,毕竟这是小非在本丸人际关系的第一步。

所以小非加了顿竹笋夜宵。份量足。

 

小非饲养日记:

小贴士:无

1.不喜欢夜宵(备注:剩了非常多

2.购置灵力项圈和主从束缚阵(备注:隔壁的间桐小姐家业似乎对灵力有研究

 

TBC


无意义脑洞:

“天天吃这个感觉好、好可怜。”

“……那是敌人。”

听药研这样说五虎退抱紧了怀里的小老虎。虽然他和小老虎是很怕检非违使啦……但是被这样对待怎么看都会觉得可怜啊……天天吃竹笋……一天三顿……呜好、好可怕。

对面的小非感觉到五虎退的视线抬起头,头盔里的蓝光幽幽的渗得慌,就算五虎退挪开视线还是忍不住抖了抖。药研叹口气把自己盘子里的咖喱推到小非面前。

“请不要为难五虎退。”

“……奥啊!”看见面前的不是竹笋小非眼里蓝光暴涨,隔壁桌隐隐关注着这边的太刀有几个已经把手按在刀上。

剑拔弩张的气氛中突然又蔓延起沉默的尴尬, 拔刀的众人纷纷手一僵。

最后是陆奥守吉行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俺还不知道检非违使也有樱吹雪状态呢……”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