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歧途2

女审神者注意。乙女心注意。

——————————————-————————————

今剑睁开眼,朦胧的视野里是绿色的色块。

眨眨眼,失焦的瞳孔收缩,视网膜上终于倒映出事物清晰的模样。视野正前方是本打开的小册子,深绿的封皮正对着自己,今剑想了想撑起手臂坐起来,跪坐在一边的人看他醒来也就移开小册子,对他笑起来。今剑视线转了一圈,扫过整间和室和跪坐于女人身后半步的男人,最后再次看向跪坐在身旁的女性。

灵力的来源……是那位女性啊。

“早上好~我,今剑!是义经公的守护刀哦!超级厉害吧?以后请主人多多指教!”

女审神对于今剑的活力十足显然没有招架能力,她急忙扭头望向一边的男人,后者沉默地看着女审神者,最后指着今剑简洁地复述:

“今剑。”

女审神者点头,转头看着笑眯眯的今剑。

“早上、好、今剑……君。”

对方一字一词咬得极慢,在念到‘君’时还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称谓。不过今剑倒没有在意,他看了看审神者,又偷瞄审神者身后的那把刀剑。

雏鸟面对陌生事物会下意识寻求依赖者,借此得到保护。刚才的情况审神者明显是依赖对方,甚至到了言语都要过问的程度。虽然外貌是孩童但今剑说到底还是把活过点年岁的刀剑,有些事他看的够多了。

作为主人却要依附于臣下,不妙啊。

只是对方察觉了他的视线瞥了今剑一眼,今剑也就收敛心思面向女审神者态度认真地讲解自己的优劣势。

 

山姥切收回目光注视着前方的女审神者,眉心不自觉簇起。

迎接审神者到第一把刀剑的锻造中间也不过一小时,但是他却觉得过了很久,脑子里乱成一团连走个形式的初次出征都心不在焉的被砍伤。搭在膝盖的左手不易察觉地按在小腿上,山姥切觉得心里百味陈杂。

说实话在被女审神者踹的时候他一度以为自己被拒绝了,因为自己仿冒品的身份从而连效忠都被女审神者所厌弃。

可是女审神者直视着他,气势逼人一字一顿地说着他所听不懂的语言。山姥切这才发现女审神者不会使用日语。

那一刹那他是欣喜的。

审神者并非拒绝他的效忠,也不在意更不知道自己仿冒品的过往——山姥切想不到比这更好的情况了。

纵使他冷静下来后仔细分析目前的情况,武将缺乏、资源只够维持日常运转,再加上主上不通日语怎么想都是很糟糕的现状,可是山姥切还是感到喜悦。

真是再卑劣不过的感情。山姥切想。

 

另一边的女审神者就没有这两刀剑的心思弯弯绕绕这么多。她只是在纠结是等小正太说累了自己闭嘴还是直接点让小正太闭嘴。

诚然小正太很养眼,白发红眼也戳她萌点,但是听不懂说再多也是瞎【哗哗】,详情参见英语听力考试。不过后面那位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帮忙的打算,只是踹一脚至于这么不待见她么。

……好吧如果一个陌生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冲她一脚,她也不会给人好脸色的。不过女审神者不打算道歉,再来一次她也还是会踹,别问为什么,任性。

感叹着靠天靠地靠男人不如靠自己,女审神者再次拿出自己的职业性笑容。

“今剑、君、对不起、听不懂。”

“哎?主人不会日语?”

“……”

“啊……以后还想和主人一起玩……那边那位你有什么办法吗?”

“……不知。”

“这样啊。那、主人只要把任务交给今剑——我会稍微认真点,把敌人全——部打倒~”

“战斗不是儿戏一样的东西!”从一开始山姥切眉头就没见松开过,他双手撑在榻榻米上,身体前倾垂着头。“……山姥切国广将尽己所能,助您一臂之力。”

“……”

感觉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了!这两个人明显盯着自己的反应压力山大!

女审神者直觉这是大事儿,半点容不得马虎。想到这里她摆正自己的坐姿,一直维持的职业笑容也收了起来。让这两个人期许的、自己接下来的回答必将是关键性的,一字一句都须万分小心再三斟酌。

女审神者长出一口浊气。

 

“对不起、听不懂。”

 

“……”

“……”

“……”

女审神者觉得,这句万金油会成为她日语最顺溜的一句,没有之一。


TBC

————————————————————————

外国婶婶是个好妹子就是情商不够这辈子别说攻略刀剑被刀剑攻略都做不到

渣作者这里跪求日语梗,求会日语的小伙伴来几个梗不然真的写不下去了QAQ

最后祝食用愉快www

评论 ( 6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