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歧途1

女审神者注意。乙女向注意。

————————————————
“我是山姥切国广,恭迎主上的到来。”

五指收拢垂在身侧,山姥切慎重地弯着腰身体前倾。纵然贵为史上的名刀,面对新上任的审神者仍是极为恭敬。

这样慎重的对待换作任何人都会为此而欢欣雀跃,可是对面的人只是无声的沉默着,既不接话也不表明态度。藏在白布下的眉皱起,指尖紧绷得打颤,哪怕如此山姥切仍保持着原先的姿势毕恭毕敬问道:“……主上是在意我是仿造的吗?”

“……”

山姥切感觉有手搭在自己肩上,于是他抬头,因为身高关系,他正好能保持着弯腰身体前倾的姿态和审神者对视。

‘是女性啊。’这是山姥切的第一想法。但在看到对方眼里对于自己容貌毫不掩饰的赞赏后,山姥切只觉得麻烦。在意容貌又容易心软的女性很难把刀剑们真正当作武器使用,遇事也优柔寡断容易错失良机。于刀剑而言跟了这样的主人纵然不易受伤却也失去了作为刀剑存在的意义。

不过等她看到那些名刀们后,自己就会被扔在一旁,连觉得麻烦的资格都没有了吧。山姥切自嘲的想着。

“只是复制的外貌罢了,没有任何值得称赞的地方,主上无需在意。”

但不管怎样这是自己要辅佐的人,只要山姥切国广存在一天,他就会用尽全力去完成主上的一切心愿。

“……”

“主上只需要下达命令,不管敌人是谁,我都会献上他的首级。”

女审神者看着自己面前弯下腰的人,心情很复杂;当她听到对方说的话后,心情已经远非复杂能形容的了。

在女审神者还不是审神者的时候,她只是个为了三餐奔波的普通人,每天在面试和求职市场上来回打转。那时候她觉得自己无依无靠跟垃圾堆里那些野狗一样,在这个社会的狭缝间挣扎。但在父母催问的时候她从来都笑着说“快了快了”。

然后好运突如其来的砸在她头上,她被告知面试成功而且待遇优厚。再三确认消息的真实性,直到站在这里她还是没有一点真实感。

这么轻松真的可以吗?

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胜任这份很多人趋之若鹜的工作吗?

而且……这是哪?

女审神者环视一圈,白墙灰瓦,木头铺就的回廊内是古朴的纸质拉门,整个建筑透着一股古拙素雅之感。女审神者也不是傻子,她看到这马上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她那个世界——她之前或多或少也知道这份工作跟时空管理有关。

然后披着块白布的人突然跑到她面前一鞠躬,噼里啪啦就开说,说的还是她听不懂的语言。不过时光管理嘛,遇到点不通用语言也是常事。只是这位小哥麻烦你慢点,等你对面的歪果仁看一眼语言手册。

相当茫然地听着,女审神者看对方弯着腰,觉得让人一直这样不太厚道。于是她就推那人的肩膀。可理解不通的对方只是抬起头看着她,眉头微皱。

但就这样那张脸也很漂亮——尽管这么形容一个男人很奇怪。不过过去她从不曾看过如此……精致的人,她也确信要不是这莫名其妙的工作,她之后半辈子也不会看到这样的漂亮的人。

女审神者花痴半天回神,看着对方严肃的表情自觉应该端庄点,也屏气凝神收敛心思。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一时相对无语。

而眼见着对方眉头越皱越紧,女审神者猜他是对自己刚才的花痴行为不满,加上刚才的观察觉得她无法胜任工作……虽然合同已经签好了,但是女审神者并不想一来就跟同事闹得不愉快。于是她只能摆出自己最干练的一面试图挽回印象分,虽然她觉得对方身边的空气都已经发冷了……

过了一会儿青年像是确认了什么,眉眼柔和下来,盯着女审神者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每个字掷地有声。女审神者愣了下,虽然还是不明白具体内容,但是她从对方的语气和表情能看出个大概。

他在恳求自己。

姿态卑微地、带着隐隐自嘲地乞求着。

这样的姿态女审神者再熟悉不过,因为不久前她也是这么忍气吞声地狗一样的为了生计奔波。人前好话说尽,人后忍受着不公平的待遇和蔑视。

女审神者莫名火了起来。

她露出了来这里的第一个笑容,接着一脚踹上青年的小腿。

“听·不·懂,给·朕·说·人·话。”

TBC

——————————————--

此文又名外国婶婶的日常,目前还没确定嫖向,不过总之会是傻白甜的嫖文,希望食用愉快www

评论 ( 6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