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对阴天 辰未2

成长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像是一株幼苗长成树木,或者是幼儿长成大人。这期间发生的桩桩件件都是教人欣喜且清楚的明白时间和生命的馈赠是何等贵重的存在。

 

“所以说都一个星期了这家伙怎么还是这么小啊。”阴·无聊·天火一手撑头侧躺着,一手用狗尾草逗弄着小辰未,每次在小辰未一蹦一跳的快揪到草的时候又抬高手。

 

没抓到的小辰未也不气馁,一双大眼睛就盯着草尖等着再垂下来。

 

在宙太郎上学,白子和空丸又出门买菜的情况下,这一大一小也算玩得乐此不疲。

 

“决定了!”

 

天火突然丢下狗尾草抓起一边的和服披上。

 

小辰未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说风就是雨的天火揣进了怀里。

 

“出去玩!”

 

等到小辰未扒着浴衣领子探出头来的时候,眼前已经不是阴神社或是森林的景象了——街道边是木质的民居和店铺,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边交谈买卖,旁边擦肩而过的则是背着货物行色匆匆的行人。

 

非常的陌生也非常的……不安。

 

辰未忍不住缩回了天火怀里。他从出生起就没离开过神社,更没见过这么多的人类,这样陌生的环境带着有别于自然的人声让他极度排斥。

 

天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衣领里缩成一团的小家伙——因为角度原因天火只能看见一个白色的绒球,不过不用看也知道小家伙肯定是一脸迷茫又不安的样子——跟初到阴家的白子一模一样。

 

“当家的早啊,出来巡街吗?”

 

“感谢您对大家的照顾,请您务必收下这点心意。”

 

“空丸君和白子君没一起来吗?”

 

“天火哥哥!”“太狡猾啦,明明是我先看到的!”

 

天火熟稔的和四周的人们打起招呼,笑容灿烂的如同太阳。

 

“对了我今天是带新家人给大家认识的!”天火放下举着的两个孩子说:“这是辰未,阴辰未。”

 

“……”不仅没有声音,众人看了看天火身后却是什么也没看见。

 

“好吧这孩子有点害羞。”

 

天火毫无冷场尴尬的笑着把手伸进怀里。

 

“要出来打个招呼吗辰未?大家都是很好的人。”

 

“……”

 

“阿拉看来要等下次……”

 

软软的触感搭上指尖,天火感觉到有什么毛绒绒的玩意儿滚进掌心,低头看着手里仰头看着他的辰未,那双紫色的眼睛依然不安却不再茫然的不知所措。

 

“……啾。”

 

不习惯呆在陌生的地方,也不习惯接受陌生的气息,但是是这个人在身边——辰未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获得爬上对方手掌,面对外界的勇气的。但是他趴在天火怀里,听见他心脏带着暖意的跳动就觉得只要相信他就好。

 

然后刚被捧出来的小辰未就被姐姐婶婶们抢走了。

 

“好可爱——!”

“软软的粉嫩嫩的——还会动!你看他刚才眼睛眨了一下!!”

“头发毛绒绒的手感超好!”

“都放开让我来舔!”

……

抱着被揉乱的白发,小辰未害怕的看着面前的一群大姐姐,水灵灵的紫眼泛着一层水光。

不过很快她们针对的就不是他了。

 

“请问辰未酱一·直·是·裹·着绷·带·过的吗天火君?”

“那个家里没人会做衣服……”

 

“这么带孩子真的好吗?”

“那个……”

 

“没想到……辰未酱辛苦你了。”

“我……”

 

“虽然从小就爱乱来,但是好歹也拉扯宙太郎长大了,当家的也该知道一些基本的知识吧。真是的当年就说扒拉扒拉……”

“对不起……”

 

总之在一水儿的谴责和爱怜下,天火和辰未终于杀出重围。

 

整好肩上的外衣,本来想抱怨的天火看着肩上被大姐姐们换了一身女儿节娃娃穿的狩衣的小辰未也没说什么,只是戳了戳对方被捏得微红的脸颊。

 

“走喽~下一条街~”

 

另一边回到神社没看见大哥也没看见辰未的空丸几乎抓狂。

 

“大哥究竟搞什么!辰未那么小就带出去没关系吗?!”

 

“相信天火吧,他有分寸。”

 

一边的白子相对就镇定许多,他撩起袖子用绳子捆好,提起刚买的食材进了厨房。

 

“在那之前把饭做好等他们回来吧。”

 

“啊啊大哥真是。算了……等等白子饭我来做!”

 

踏着傍晚的微光,木屐与石阶碰撞出清脆的音阶。

 

天火插起一个章鱼小丸子正准备塞进嘴里,而他肩上的小辰未正抱着半个不停的‘啊呜啊呜’,新得到的白色狩衣已经蹭上了不少酱汁。

 

“那最后一个归我了——”

 

辰未瞅了瞅自己自己手上啃得差不多的小丸子又看了看天火手上完好的整个丸子,然后他把剩下的往嘴里一塞纵身扑向天火的手就是‘嘎吱’一口。

 

“痛痛痛——松嘴松嘴。”

“好了……给你。”

 

在付出一个章鱼烧的代价后,天火不得不承认就牙口来看小辰未成长的还是蛮成功的。

 

“欢迎回来天火,辰未。”

 

“我回来了。”

 

看着台阶上笑得温婉的白子,天火突然有了所谓家的感觉——虽然这本来就是家不是吗?

 

“玩得开心吗?”

 

“啊就是人有点多……”天火挠头,“该给辰未吃固食了啊,他的牙齿已经长牢了。”

 

白子侧头看了对面那人很久,最后在得到对方灿烂的傻笑后转头轻声说道:“痛的话甩开就好了。”

 

“那怎么可以!”

 

天火回答的义正言辞。

 

“会让他受伤的。”

 

语气理所当然的和当年捡回雪地里少年时的口吻别无二致。

 

最受不了这个人这点了。白子想着又露出了那种无奈又纵容的微笑。

 

“……真是的。”

 

“……开、开开桑!”

 

肩上的小辰未突然开口。

 

天火侧头看见他略带婴儿肥的小脸还沾着酱汁,紫色的大眼睛已经满是期待的看着一旁的白子了。

 

“我没猜错辰未是想说‘卡桑’吗?但是我可不是你的妈妈——”

 

“辰未我是多桑啊!多——桑——”

 

“多——桑——”

 

“对!多——桑——”

 

“多桑!”辰未开心的拍起手来,随即又转头看向白子。

 

“卡——桑!”

“卡桑!啾!”

 

“辰未不要多桑了吗?多桑在这啊!”

“多桑!”

 

白子看着突然陷入白痴状态的天火和那只小小个的自己沉默了。

 

不过这也就是所谓的家人吧。

 

“多桑、卡桑、啾——!”

 

……

 

回到家天火自然是被空丸数落了一顿,不过在看到辰未没事后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他反而开始为要洗的狩衣忧心了——这么小很容易搓烂啊。

 

空丸想着帮着辰未脱下脏衣服,然后他就发现了不对。

 

“咦?这是?”

 

白色头发间两只细巧的角弯成小小的弧度,让人想起鹿一类的动物。

 

辰未抬头奇怪的看了周围人一眼,继续吃自己小小的饭团。

 

因为之前他还小再加上被头发覆盖的缘故倒是一直没人发现辰未头上的角。

 

“也许章鱼烧能帮助角的生长?”

 

“大哥别闹。”

 

“感觉细细的好可爱呢……俺也想要。”

 

“请小心,新生的角应该是比较脆弱的。”

 

……

 

日常的一天就这么结束在辰未新生的角里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