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对阴天 辰未1

龙生九子,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

 

 

金城白子醒来时发现枕边多了个什么东西,白色的、圆溜溜的蛋一般的东西——他拿起来看了看,真的是一枚蛋。

 

一瞬间金城白子的心情有点复杂。

 

他既警觉自己的警惕性差到连人摸进房间都浑然不觉的地步,又感到有那么厉害的潜行能力就为了送个蛋来自己身边的对方是有多二缺。

 

……是不是该去找天火聊聊?

 

白子边想着边收拾好自己的床铺拉开推门。五更天外面还是漆黑一片,滋贺县常年的阴天把空气都浸得潮湿起来。

 

放轻脚步走过回廊,途中跨过睡相相当不好以至摔出房间的几兄弟,跟平时一样白子开始了清晨的扫洒。

 

“白子——吃饭了——”“好的。”

 

和前来喊他的空丸一起,白子一边笑着听对方关于‘大哥和宙太郎的睡姿太差了’的抱怨一边走向主屋。

 

再正常不过的日常。

 

白子看着饭桌对面吵吵闹闹的阴家三兄弟有些无奈的笑着,笑意明朗得遮也遮不住。

 

然后他就感觉袖子里有东西动了动。

 

……!

 

掏出顺手带着的那枚蛋,白子眼尖的发现光洁的蛋壳上已经出现了裂纹,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天火随即凑过来。

 

“白子要孵小鸡吗?”

 

“不一定是鸡,这个蛋是我捡到的还不知道是什么动物。”

 

“会孵出小小吉吗!”

 

“浣熊不是蛋生的啊宙太郎!”

 

……

 

在一贯无意义的吵闹里白子看着手中的蛋,感受着它在掌心里微微颤动。

 

一个生命正在他手中挣扎着,不是因为死亡而是为了新生。

紫色的眼睛安静的倒影着这一幕,没有任何焦点,茫然到近乎委屈。

 

这双手也能握住除杀戮外的东西吗?或者说,他还有资格去握住那些美好的东西吗?

 

“快看要出来了!”

 

天火大叫着打断了白子的想法。另一边的宙太郎和空丸也围到白子身边。

 

蛋壳某一块轻微的外凸,已经能听见微弱的扣击声,看样子里面的小家伙快出来了。

 

“咔嚓。”

 

在四双眼睛的注视下,缝隙里探出了一只小小的……手。

 

那只小手扒住缝隙用力一掀终于成功打开了一道口子,还没等人凑头过去近看,一个白色的湿嗒嗒的脑袋冒了出来。

 

“啾~”

 

对方雏鸟般叫了一声,又用手狠狠擦了把脸上的粘液才慢慢睁开眼开始打量这个世界。

 

——那双睁开的紫色眼睛跟白子如出一辙。

 

“这是白哥哥的孩子?”最先发问的宙太郎拉回了几人的思绪。

 

“……我记得大家都不是蛋生的吧大哥?”

 

“……好可爱。”“俺也这么觉得!”

 

“大哥——!”

 

最为淡然的当事人白子正跟小家伙那双湿润的紫眼睛对视,事实上在看过一圈周围的人后他的视线就没从白子身上移开过。

 

最后白子在他‘啾——’的叫声下叹了口气。

 

“空丸你知道有什么能喂婴儿吃的食物吗?他应该饿了。”

 

……

 

一片兵荒马乱后,‘小白子’吃完米糊正裹着绷带在矮几上慢慢爬行,宙太郎在一边不时用手指逗逗他,看着巴掌大的小家伙追着他的手指爬。而白子天火空丸三人则在一堆卷宗里翻找着。

 

“找到了!”天火捧着一个卷轴笑得一脸傻气。

 

白子接过读了出来,“妖怪辰未,会变成诞生时第一个所见活物的样子,其血有驱病延寿之效……后面的卷轴被弄脏了完全看不清。”

 

“所以有点可惜啊。”天火摇摇扇子,“明明是祖先曾经捡到并收留过的妖怪,资料却这么少。”

 

“你想养……好吧我知道了。”白子看着天火的眼睛败下阵来,他知道这男人一旦决定了什么就不会回头了。

 

“那孩子在外面活不下去。”

 

天火看着被宙太郎捧在掌心发出‘啾啾’鸣叫的辰未,只露出毛绒绒的脑袋的样子像极了雏鸟。白子也看向那边,空丸正走过去护着防止辰未被宙太郎失手摔出来。

 

“在滋贺我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

 

“恩。”

 

被捧着转圈圈的小辰未在看见白子后又开心的叫起来,然后下一秒他就跳下宙太郎的手以甩飞的姿势扑向白子。

 

“啊啊啊白哥哥接住!”

 

凭着忍者的动态视力白子相当轻松的接下小辰未,看着手掌里那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软团子非但没有一点害怕悔改之意,反而开心的蹭了蹭自己的手心,紫眼睛清澈的教人心里一软。

 

白子有点无奈的按按对方的白脑袋。

 

“你啊。”

 

“决定了就叫辰未,阴辰未!”天火拍案定钉。

 

“哦呀!俺也做哥哥了!”宙太郎倒是最开心的一个,看来他对于成为哥哥期望很久了。

 

“这么草率真的好吗?……白子呢?”一旁的空丸问白子。

 

白子摇头。

 

“这样就很好了。”

 

白子看着手心里的阴辰未笑起来,又揉了揉他的发顶。

 

现在这样就已经足够美好了。


——TBC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