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勇 饕无足

猎奇向报社美食文w建议食用前做好一定心理准备,不适者右上方逃生。ps:不要细想,笑笑就好

祝诸君元旦快乐!新的一年都越来越好!www

———————————————————————

干渴的食道龟裂成缺水的土地,赤红的岩浆在伤痕间迸发散发出难以忽视的血腥气。空空如也的胃袋里腐蚀性的液体翻涌着,烧灼着撕咬胃壁,疼痛掏空了脏腑与饥饿为邻。

阿鲁巴舔舔唇上因为缺水脱下的死皮,棕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白色餐桌另一边门。

他很饿,非常饿。

口腔、咽、食道、胃、肠子所有的部位都叫嚣着名为【饥渴】的疼痛,他体内像是出现了无法填补的空缺,急需食物来抚慰身体一刻不停的饥饿。

头顶水晶灯的光芒虽然刺眼却假冒了这间与外界没有任何接触的房间的太阳。实木餐桌上铺着一尘不染的白色桌布,唯一的暗红玫瑰枯萎在餐桌中央是这空旷房间唯一的装饰。

而唯一的活物阿鲁巴只能一人坐在长餐桌尽头默默等待着。

“十分失礼让您久等了。这是今日的开胃菜。”

金发的侍者推开门,送上了晚宴的开始。

阿鲁巴听见血液在体内沸腾尖叫,左眼因为极度兴奋已经变成黑底红瞳的模样。

金发侍者仿佛没看见阿鲁巴的异样或是习惯了一般将盘子放在阿鲁巴面前,揭开金色餐盖。

“——主厨特制的蔬菜色拉。”

玻璃碗内黑色的甘蓝切成头发丝大小,淋上新鲜制作尚且温热的鲜红果酱。阿鲁巴迫不及待用汤匙挖起一大勺塞入口中——瞬间食材脆而柔韧的口感征服了唇齿,裹在黑风衣里的身体因为激动甚至微微颤抖起来。

只有在饥饿怀里呆过的人才会明白赐予食物的神究竟是何等的仁慈。

就在阿鲁巴大快朵颐时,一旁的金发侍者尽职的送上了配套的佐料——玻璃碟里的两枚樱桃。

暗红的樱桃在灯光下红得像血,阿鲁巴把它装在银匙里的时候恍惚觉得像在被谁嘲讽的看着——那样轻蔑高傲的俯视他人,刻薄尖利的视线刀一样穿过身体。但是阿鲁巴实在太饿了,顾不上许多他直接把樱桃一口吞下。

上下齿轻松磕破富有弹性的果皮,口腔内爆开的滑腻果浆带着清爽的甜味,柔嫩的果核在舌尖弹跳引诱着人咽下——饿极了的阿鲁巴也确实咽下了。

风卷残云的扫荡着食物,阿鲁巴连一点残渣都不剩的吃完了开胃菜,而面无表情的金发侍者适时的带来了第二道菜。

“前菜——零碎薄切拼盘。”

放下被舔舐干净的汤匙,阿鲁巴用叉子叉起淡粉色泽的肉片卷入口中,柔韧又略带滑腻的口感缠绕住舌头,几乎让人不舍咽下。可是饥饿并不满足于此,它催促着它的宿主吞咽更多,借以填补被它吞吃殆尽的胃部。于是阿鲁巴只能叉起更多不同的肉送入口中咀嚼,不同的口感便在舌尖一一炸开——软骨在齿间鸣奏小提琴的轻缓,肌肉对抗着牙齿的爱抚大提琴般低鸣着溢出汁液,肉质中最为坚韧的血管也被撕扯着吹奏手中的圆号。

快点,我想要更多更多——更多的无上美味!

体内的【饥饿】嚎叫着,下达了如此的命令。

温热的骨头红汤——全部舔尽。

女仆制作的秘制肺片——全部吃掉。

最新鲜的一臂长的长条腊肉两份——全部吞下。

侍者进进出出不断为阿鲁巴端来食物,但是这远远跟不上阿鲁巴的进食速度——他实在是太饿了,如此的填塞仅仅只是让被疼痛和饥饿折磨的麻痹的神经再一次苏醒接受饥饿变本加厉的贪婪索求。

“零成熟带骨小排配上香草冰淇淋。”

手中的盘子已经大到可以称之为锅的地步,金发侍者依然面无表情的将之单手托放至阿鲁巴面前,也许对这位侍者而言一座山与一片羽毛并没有什么区别。

揭开餐盖,浸泡过秘制调料的肉类散发出似兰若桂的暗香,这香味叫阿鲁巴脑子空白了一瞬,随即空虚感从身体深处席卷而来淹没了一切理智。

“嘎吱嘎吱”的声音从阿鲁巴口间发出,那是骨头与血肉在口中粉碎搅拌的鼓点。

尽情咀嚼吧!连骨渣也不放过!

体内的【饥饿】怪笑着欢呼。

瓷质高脚盘内的浅黄色冰淇淋冒着轻微的白气,些许艳红草莓酱浇淋其上点缀着。

来不及擦拭嘴角的血丝,饿极的阿鲁巴将冰淇淋送入口中。甜美的冰淇淋融化在口腔,冰冷的让人产生烫伤的错觉。粘稠的糖液滑过咽喉攀附着食管一路向下,过分的甜美几乎将食管黏连,大脑被这甜美引诱已经放弃了思考的权利。

“主菜。”

扫了眼干净洁白的餐布,意识到没有打扫必要的金发侍者又无声的退下。在主人如此的暴饮暴食下这餐桌仍然呈现一种诡异的洁净——因为过于饥饿的缘故阿鲁巴甚至将餐具都吞咽下肚,也更加没有一点残余在外的食物渣滓。

双手小心捧起盘内桃子大的肉块,原本的黑手套被主人毫不怜惜的丢弃一旁。

咽口唾沫,阿鲁巴小心翼翼撕咬着晚宴里最为珍贵的一道菜——肉质脆嫩带着香料极度馥郁的香气,烤的恰到好处的温度温暖着被它所滑过的每一个脏器——就连心脏都感受到了那蓬勃跳动的暖意。

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

阿鲁巴想着,黑底红瞳的左眼是热切的渴望。

碳烤脊骨、卤杂碎、黄金长炸虾(低油脂)、酱汁沾肉……脏腑的疼痛根本无法被这点东西满足。

那就不停地吃吧。身体无法填补的空虚就用更多的食物来填补。

蛰伏着的【饥饿】嗤笑着,透露了唯一的情报。

糖球薄脆的外壳被咬碎,迸溅的涩栗子味糖浆弥漫了整个口腔。阿鲁巴舔去唇嘴漏出的一点白色浊液,手中的刀叉迫不及待把早已切好的熏腿肉塞入口中。

花样繁多的菜肴流水一样奉上,明明食物已经从食道挤压到胃再填塞住肠道,体内的空虚却迟迟无法满足。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阿鲁巴询问【饥饿】却得不到任何回答。

把刀叉咬碎吞下,最后一根手指饼也放入无法满足的消化道入口处,透露着奇异的粉红色泽的手指饼也在“咯吱咯吱”的咀嚼声里消耗殆尽。

阿鲁巴意犹未尽的舔着手指缝隙间残存的血肉汁液,确认每一丝都吞咽下肚后才恍惚感到饱足的幻觉——空虚被填满,饥渴也不再叫嚣,被人爱着的幸福感从指尖直达心脏——那昙花一现的幸福幻觉。

——与随之而来的更深的饥饿空虚。

“我饿了。”

阿鲁巴与体内的【饥饿】异口同声的说着。

然而能够【饱足】的食物早已被吞吃殆尽了啊。

END.

————————————————————

木樨有话说:虽然知道看的人不多……那就正好来个新年点文吧!猜猜看文里阿鲁碳具体吃了什么,总计7样具体描写出来的食物(配菜也算是一道〈其他没详细写的都猜出来的来跟木樨私下聊聊人生吧(≧▽≦)神经病院空房间还有很多www〉)全部猜出来接受战勇任意cp点文,福利也可以,小清新甜文也大丈夫,但是渣作者文笔ooc你懂ww顺便只能是前三……太多写不了(虽然觉得根本没有三个人_(:з」∠)_)

总之要求很多,渣作者就是任性不服来咬www

评论 ( 21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