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浊之光(中)

罗斯阿鲁

同人文有美化成分,对幼童下手属于犯罪!

ooc 幼童 作者节操嘎嘣脆,不适者右上方逃离。
————————————————————————————

第一次见到阿鲁巴西昂就知道这孩子是不正常的,因为他们的见面地点就是医院的精神科。

准备敲门的西昂与推开门要离开的阿鲁巴。

视线相交又错开。

礼貌的侧身让路,西昂看着被人牵走的幼小身影,赤红的眼睛眯成一线。

“克莱尔。”

“呀!西碳!”

办公室里穿着白大褂的青梅竹马还是笑得一样的蠢,因为看到熟人而产生的喜悦没有遮掩的表露在脸上。

西昂忍住揍过去的冲动,随意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我来看看你——看来你过得不错,那张蠢脸也找到发挥它价值的地方了。”

“那当然了!我可是克莱尔!”

自动过滤话语,克莱尔开始翻茶具招待对方。
因为是儿童心理科的原因,克莱尔用茶水的时间倒不多。整间办公室充斥着毛绒玩具和糖果,窗台上的植物也是果实色彩艳丽的番茄。

倒是适合这家伙。西昂如此评价。

“那个,西碳喜欢苹果汁还是橙汁?”

没翻到茶具,两人就着果汁开始聊天。近况啊天气啊,想到什么扯什么,偶尔夹杂着西昂的毒舌和克莱尔的买蠢。

窗外几朵白云悠闲飘过,阳光伴随着草木的清香落在房间,安静的午休沉浸在这对好友的叙旧中显得温柔无比。

“那孩子是孤儿吧。”

克莱尔一愣。
不必指明,两人都知道说的是谁。

“……对也不对吧。那孩子叫阿鲁巴,是我最近的病人。”

“具体哪个儿童福祉机构?”

“够了,西昂。”克莱尔揉额头叹气,“我是签了保密协议的。”

西昂不说话只挑眉看着克莱尔。
压抑的沉默在房间扩散,刚才故友相逢的温馨像是场错觉。

“为什么是那孩子?因为他跟你很像?”

无论当年还是现在,无论是怎样的争执,最先妥协的总是克莱尔。
因为他的命是西昂救回来的。
西昂自己也知道,利用这一点的自己有多卑鄙。

但有些东西哪怕不择手段也要得到。

“那小鬼跟我小时候可不像。”

“选择他的原因……长的对我胃口。”

“………………一段时间没见我倒不知道西碳你有了恋童癖。”

“扑杀or刺杀?”

一阵鸡飞狗跳后克莱尔拖着被物理的身体窝回位子,心里不住感慨自己小伙伴的身手还是一样矫健。

写下详细的地址和联系方式递给西昂,克莱尔看着对方转身离去的背影轻声说:

“那孩子拯救不了任何人。”

然后得到了标准的西昂式回答——“谁要个小鬼拯救。”

之后领养的一系列手续流程虽然繁琐,但在主治医师克莱尔的推荐下也进行的相当顺利。一个星期后西昂就拿到了阿鲁巴的监护人身份。

然后西昂当天晚上就知道克莱尔的话什么意思了。

他被这个小鬼推倒了,恩,对方还是一丝不挂的。

不过脱下衣服西昂才发现阿鲁巴意外的瘦,身上零零星星的旧疤新伤加起来也不少。
不过哪怕不是完美无暇,幼童白净的身体在灯光下也有种圣洁感,像是献祭的羔羊。

愣神间阿鲁巴的手已经解开了他的皮带一路往下,然后反应过来的西昂直接把骑在自己身上的人掀了下去。

“适可而止,小鬼。”西昂沉着脸警告。

“……可是你不是想和我做吗?”

看着对方一脸你莫名其妙的表情,西昂的脸直接黑了。
他一拳揍在阿鲁巴的肋骨上(有控制力气)。

“听好了,我捡你回来不是为了做那种事的。”
“不论你之前受到了什么教育,在我这里都给我丢掉老老实实听我的。做不到的话——”

拉过被单往阿鲁巴身上一丢,西昂笑到:

“肋骨别想要了。”

阿鲁巴看着对方摔门的身影眨巴眼,水润的棕色大眼睛难得的产生了名为疑惑的感情。

虽然不喜欢自己用身体服侍的人应该更让阿鲁巴头疼,但是阿鲁巴却觉得这个人是令人安心的。
有点……恩奇怪呢。

另一边的西昂就没这么平静了,他洗了两把脸撑着镜子喘气。

“该死的……”

一想到那小鬼理所当然的样子就止不住的来气——直接脱光推倒真该夸他勇气可嘉啊。

然而最可气的还是自己居然对着这样一个小鬼硬了。

简直跟个变态一样。
西昂在心里唾弃自己。

不过当初决定捡这个小鬼回家的自己早就变态了吧。

浴室里淅沥沥的水声持续着,半个小时后阿鲁巴才等到自己的监护人出来。

“去洗澡。”

将阿鲁巴丢进浴室,西昂拨通了克莱尔的电话。

有些事情弄清楚了才能治标治本——比如阿鲁巴的问题。

西昂可不认为只有病历上简单的异装癖而已。

“喂——”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