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勇 相伴半生

主克莱露基,辅罗斯阿鲁
正剧向
——————————————————
1.
罗斯去为阿鲁巴做家教的时候,克莱尔往往呆在魔王城里跟露基和玲说着旅途的见闻。

比如横渡沙漠看到的极光,湖面结冰时砸洞垂钓来获得食物,又或者是某地特产的颠倒味觉的奇异果子。

有时候克莱尔也会跟两人疯在一起玩游戏。

也许是因为被占据过一段时间的身体导致心智与年龄不符的原因,克莱尔总是给人一种大孩子的感觉。因此三人玩在一起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那么下次见了露基酱玲酱~”

“克莱尔桑再见。”“克莱尔下次见。”

克莱尔目送着两个小孩子蹦蹦跳跳的身影消失在城堡大门后,突然背后有人给了他重重一拳。

“收起你那恶心的眼神。”

做完家教教师的罗斯将手插回裤袋,满脸的鄙视。

“这么快就回来啦,西碳不跟阿鲁碳多聊一会吗?一个月才一次唉。”克莱尔摸摸后脑勺笑得一脸傻气。

“有什么好聊的。走了。”

“嗨嗨。”

2.
正如罗斯明白克莱尔喜欢露基一样,克莱尔也知道罗斯对阿鲁巴拥有超过友情的感情。

两人彼此都对这些事心知肚明却默契地不提。

所以说有时候有个跟你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也不是什么好事,起码在对对方过于了解这件事上简直让人又爱又恨。

“阿鲁巴已经可以熟练掌握魔法了,所以不用再被囚禁了。”

粉色头发的女孩子说着开心地转了个圈。

“又可以和大家一起旅行了呢!”

虽然她很快又沮丧下去。

“可是爸爸妈妈要我留在城里学习魔王的知识啊呜呜。”

克莱尔摸摸露基的脑袋,笑得一脸灿烂。

“没关系啦露基酱,我和西碳会去说服二代和夫人的。”

“罗斯吗?那就放心了!”

“喂喂露基酱我也是可以依靠的男人啊!”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克莱尔也觉得应该是罗斯比较靠谱。

有点挫败啊。

3.
跟大家在森林里冲散了,而且糟糕的是森林里似乎有影响魔力定位的磁场存在。

“克莱尔……克莱尔不会死吧?”露基抱着克莱尔的一只手,紫粉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

而被血水糊住视线的克莱尔只来得及不痛不痒地安慰露基‘我们都会活下去的’这样的话。

他必须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那些藏在暗处的魔物上,这样才能确保两人活下去的可能。

几乎是瞬间,天空砸下无数雨点浇在森林上。

在糟糕的天气下,魔物看着面前气势强大的男人意识到了捕猎的不可能性后纷纷离开。

感受到最后一只魔物离开后,克莱尔一把抱起露基转身狂奔起来。

可他实在是太累了,身上的伤口还在不停的留着血,下一刻因为重伤倒在地上也不会让人奇怪。

尽管如此克莱尔还是坚持跑到了一个山洞里。

然后他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克莱尔克莱尔克莱尔……”

“……”

只是最后的意识里克莱尔没来得及对露基说,不要进山洞的太里面,可能会有野兽。

4.
克莱尔醒来的时候感觉怀里有个热乎乎的东西,他睁开眼看见了火堆和睡熟了的露基,身上的伤口也有明显的治愈魔法治疗过的痕迹。

衣服还是湿的。不过幸好包是防水的,里面有备用衣服。

克莱尔想着推醒了露基,让她换上他包里的备用衣服,把湿衣服拿去烤。

至于自己光着上半身也没什么大问题。

露基揉着眼睛说:“好困……克莱尔帮我换了不就好了。”

“露基是女孩子,我是男孩子,不能随便脱对方衣服的。”克莱尔一脸认真。

“可是我喜欢克莱尔,所以克莱尔脱我的衣服是可以的啊。”

“不是那么回事。”

克莱尔有点苦恼于露基的性别意识淡薄,而且对于小孩子来说喜欢这种单纯的事情也不好解释。

“是一回事啊。”露基拉下拉链,换上翻出的衣服。整个过程完全不避讳克莱尔在场。

“我喜欢克莱尔,希望长大后成为克莱尔的新娘,生下属于我们两人的孩子。”

“……”

克莱尔沉默了很久。

“我很开心露基酱喜欢我。”克莱尔蔚蓝的眼睛直视露基粉紫的眼睛。

“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露基酱。”

5.
罗斯曾经问过克莱尔既然喜欢露基为什么不明说,明明露基也很喜欢克莱尔(一起玩)的样子。

克莱尔反问罗斯不是至今为止也没跟阿鲁巴摊牌吗。

于是克莱尔就被揍了。

他大概知道罗斯是因为害羞和害怕失去才没有坦明心意,也能理解对方的感受。

事实上克莱尔并不在乎露基是不是因为玩伴关系亲近从而接受自己,也不在意两人相差的那么十年光阴。

但他还是告诫自己要守口如瓶。

因为露基是魔族而克莱尔是个人类。

克莱尔可以等露基长大但是露基不可以用几千年去等一个死人。

人类与魔族之间就是有着这样无法跨越的时间鸿沟。

这么一想自己和西碳一样都是胆小鬼了。

克莱尔躺在地上用手背遮住眼睛。

今天的太阳太大了,真刺眼。

6.
从森林成功逃生后罗斯和阿鲁巴就变得越来越闪瞎人眼,经常大白天的就眉来眼去动手调情(打是亲骂是爱)。

这让单身狗克莱尔压力甚大。简直到了想大喊‘爆炸吧现充’的地步。

而露基自从那晚之后也没有再提那件事,这也让克莱尔在松口气之余有些哀怨。

“是夏日祭!”

阿鲁巴举着宣传单大叫,罗斯立马开启嘲讽。

“勇者桑是小孩子吗?这么兴奋。”

……

自动略过现充,克莱尔决定先带露基出去买点甜食。

“不过夏日祭什么的魔界也有类似的活动哦!”

“唉?”

“太失礼啦!魔界大家的生活也是很丰富多彩的!”

“是吗……”

克莱尔低头看着露基头顶一抖一抖的黑色小翅膀有点想笑。

“下次回魔界带你认识一下吧!”

露基兴高采烈地说着,克莱尔于是就说了好。

7.
克莱尔没想到自己会在夏日祭当晚再次被告白,而且当时看着露基紫色瞳孔里倒影着烟火的样子,他差点就同意了。

“……”

“我明白克莱尔拒绝我的原因。”少女的侧脸稚嫩却透着肃穆感。

“因为未来的我而拒绝现在的我,我无法接受这个理由。”

“……露基酱知道的吧。一个人是很寂寞的,所以我希望露基酱能找到一个能跟你一起走下去的人。”

克莱尔笑的毫无阴霾,一如往常。

“我不希望露基酱寂寞的度过几千年。”

克莱尔的笑容碎裂在露基哭的那一秒,露基真真是哭的稀里哗啦,似乎要把委屈一次性哭出来。

“……别哭了露基酱,打我都好啊……都是我的错……乖不哭了……”

“可是克莱尔拒绝……嗝……我我觉得自己难、难过的要死掉一样。”

哭到打嗝的露基露出了异常悲伤的表情,克莱尔觉得自己一瞬间溃不成军。

“对不起……其实我也很喜欢露基酱,是对恋人的喜欢。”

“呜呜呜……克莱尔……嗝……骗人。”

最后克莱尔还是被罗斯揍了一顿。

8.
四人最后回到魔界的时候,来迎接四人的是二代魔王。

然后克莱尔就被拖走了。

露基问妈妈为什么克莱尔回来的时候满身是伤,妈妈想了想回答,也许是因为爸爸太久不见爷爷太热情了。

露基又问为什么几天了都是这样,妈妈回答,因为爸爸实在太想爷爷了吧。

之后是露基和克莱尔的订婚典礼,来了很多人,人界和魔界都有人来。其中包括曾经的冒险伙伴,也有洗白的一票反派。

略过一帮秀恩爱的、拆cp的、凑热闹的、吃东西的、没地睡打酱油的,以及脸黑的不行据露基说难得充满魔王气概的爸爸和差点(应该是已经)和克莱尔打起来的路多鲁夫,整个典礼还是相当和谐有爱的。

顺带一提最后抛花束接到的是小公主,然后弗依弗依被揍了一顿。

————————————
想看HE的止步

9.
“阿鲁巴的葬礼来了很多人,他的弟子和很多仰慕他的人都去了,人很多却不热闹,非常压抑悲伤。”

“罗斯吗?罗斯没有去。他回奥利吉尼亚了,他说他早知道有这么一天,肉体承担了这么大的魔力拖垮只是早晚的事。”

“我还好,只是有点难过。阿鲁巴是个很好的人,喜欢吐槽但是很温柔。”

“克莱尔有一天也会像阿鲁巴那样老去死亡吧?不对,应该是肯定。”

“……能不能让那一天晚点来……呜……晚一点点都好,我不想一个人……”

哭着哭着露基就趴在床边睡着了,最后被醒来的克莱尔推醒说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哭着在床边睡着了。露基反驳自己只是因为阿鲁巴死了太伤心。克莱尔沉默了一下,轻轻抚摸露基的头顶说你这样我怎么放心啊。

露基很想说那你就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好了,但是最后她只是气鼓鼓的回答自己不是小孩子了,是成年人了。

“可是露基酱在我眼里一直都是原来的露基酱啊。”

露基觉得说着这种话还笑得一脸傻气的克莱尔简直是犯规,然后她扑上去抱住克莱尔不撒手,最后两人就这么互相抱着睡着了。

准确来说是克莱尔又困倦起来然后两人就这么睡了。

被强行夺走身体和一些实验改造的后遗症终于爆发出来,克莱尔越来越嗜睡,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也许有一天就不会再醒来。

露基看着克莱尔,他的眼角和嘴角都有小小的细纹,银发倒是看不出白头发的痕迹。

露基闭上眼亲吻克莱尔的额头,然后窝在对方怀里沉入梦境。

10.
克莱尔死的时候露基窝在房间里哭了一晚,在用治愈魔法消去眼睛的红肿后,第二天神态如常的出现在魔王城。

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已经失去了任性哭闹的权利。

在葬礼后露基特意去奥利吉尼亚拜访了罗斯。

不过露基去的时候罗斯并不在村子里,感应魔力后露基去了后山。

当时头发花白的罗斯在后山靠坐在苹果树下不知想着什么,手中是一个红透了的苹果。

露基对罗斯说只剩我们两个了。

罗斯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手里的苹果。

克莱尔说比你先死真幸运。露基也不在意就这么说下去,他还说他没死过有点好奇。

“……那个笨蛋。”

罗斯过了很久才说了一句话,之后就没有开口了。

露基陪着罗斯在后山坐了很久,想起克莱尔死前说了很多,絮絮叨叨全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搞得自己像是没有自理能力的小孩子。

“……抱歉,最后还是要你一个人。”

最后他笑着这么说,露基哭的泣不成声。

现在露基终于能体会克莱尔当年拒绝她的用意了,虽然这不是她自愿的。

11.
罗斯也没能熬过这一年,不过对于离别这件事露基已经能冷静的去应对了,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而对于三人的过早离世,当年的同伴们也没人表示意外。

或者说正因为三人是以人类的肉体担负世界命运的英雄,所以早早的离去也就理所当然。

露基偶然间想起年幼时自己问过妈妈为什么大家有能力却不愿开放人间与魔界的门呢?

妈妈回答这并非是不愿而是不能。

现在露基才知道其中的意义。

对一个魔族来说,和人类交往真是愚蠢又残忍的事。

人类的一生对魔族来说太过短暂,魔族的一生对人类又太过漫长。

因此会不断的经历相遇和离别,直到死亡为止都会活在这个死循环里。

最后那个魔族一定活不到他应活的年纪。*

“我好想你……”露基在晚上没人的时候对着床边的空位说道。

“克莱尔。”

12.
露基在自己死的时候有一种解脱感,但是又觉得这样有些对不起自己旁边哭的惨兮兮的两个孩子。

不过果然还是很想念爸爸妈妈,也想念罗斯阿鲁巴还有克莱尔。

几千年真的是太难熬了,特别是在爸爸妈妈也离开的时候。虽然两个孩子都长大懂事了,也成为了可靠的人,但是作为母亲始终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孩子的依靠。

“不要哭。”露基摸摸孩子们的头笑了。

“我只是先睡着了。大家都会睡着的。”

……

闭上眼露基放心的沉入黑暗。

她好像看见曾经的伙伴们在不远处打打闹闹的热闹场景,阿鲁巴和克莱尔冲她招手招呼她过去。在她的旁边爸爸妈妈牵着她的手,温柔的笑着。

“我来了!”

露基说着拉着爸爸妈妈的手跑了过去。

非常幸福。

——END

*取自微博上的看到的魔力生子的梗,具体有点记不清_(:з」∠)_

评论 ( 4 )
热度 ( 26 )